翻頁   夜間
思路客 > 農門小惡女 > 第805章 公主好生天真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bmlfpoa.cn/最快更新!無廣告!

    慧英公主身段柔軟,舞姿翩翩。

    姣美面容在白紗下若隱若現,回眸顧盼間,橫波瀲滟媚意頻生。

    要不是慧英公主借著跳舞暗送秋波的對象是鐘離暮,謝小寧定會鼓掌大喊一聲好。

    不過慧英公主的媚眼注定是送給空氣。

    旁人都在欣賞慧英公主的無人能及的舞姿,只有鐘離暮是在專心吃東西,不對,應該是專心投喂他的皇后。

    至于慧英公主跳的什么,沒有他的皇后想吃什么重要。

    大梁和西岳早晚會有一戰。

    如今西岳挑釁在先,大梁也不是曾經的大梁。

    雖然鐘離暮剛剛登基,可他當太子的時候布下的棋子,已經全部開始發揮作用。

    慧英公主一舞畢,贏得滿堂喝彩。

    謝小寧和鐘離暮也敷衍地跟著鼓掌。

    慧英公主滿腔怒火。

    鐘離暮的無視她不是沒看到!

    謝小寧這個粗鄙的女人,到底練了什么狐媚功夫,竟然將人中龍鳳的鐘離暮迷成這個樣子?

    “聽聞大梁皇后才藝雙絕,不知慧英可否有機會向皇后討教一二?”她站在中間,網站這謝小寧,挑事的意味不言而喻。

    謝小寧笑了笑:“沒有!”

    比這個?當她這個大梁皇后是什么?

    “皇后是怕了嗎?”慧英公主逼問。

    鐘離暮的目光沉下來。

    謝小寧悄悄按住他,看向慧英公主:“原來西岳還有皇后與公主一道跳舞給文武百官看的習慣,那不巧,大梁沒這個規矩,慧英公主還是入鄉隨俗的好!”

    一句話,不止罵了慧英公主,連西岳的皇后也被帶了進去。

    慧英公主大怒:“大膽,你敢羞辱我們皇后?”

    “這里是大梁,放肆的是你!”謝小寧語氣驟然一寒,氣場全開,“崔太子,貴國宮廷便是這樣教育公主不分尊卑的?”

    謝小寧又一巴掌打在西岳臉上。

    西岳使團臉上火辣辣,無地自容。

    崔平謙神色陰沉:“慧英性情率真,并不是那等肆意妄為之人,沒有那么多彎彎繞繞,謝皇后莫要以己度人,免得傷了兩國和氣。”

    “性情率真和肆意妄為是兩個意思,崔太子確定自己沒有用錯?”魏謹言漫不經心地開口。

    “聽聞崔太子的少傅是西岳相爺,十五年前,魏某曾有幸見過貴國相爺,一身才華,教人難記,然歲月不饒人啊,人總是要老去!”

    天底下誰人不知,十年前,還是一介白身的李明岐曾游學到大梁,他恃才傲物,在大梁京城舌戰群儒,將大梁讀書人貶得一無是處,一時風頭無兩。

    李明岐越發目中無人,結果被偶然路過的、年僅十一歲的魏謹言出對子諷刺得面紅耳赤,毫無還手之力,連夜離開大梁,自此再也未曾踏足大梁半步。

    魏謹言這話的意思是,當年沒本事,現在老糊涂教出的學生更沒用!

    崔平謙怒不可遏:“魏謹言,你此話何意?”

    魏謹言笑笑:“想起故人罷了。”

    崔平謙一拳頭打在棉花上,鬧心得不行。

    “皇帝,慧英是我父皇送來大梁與皇帝和親的,皇帝三番四次羞辱慧英,是要將我西岳推向南照國嗎?”

    “在場的年輕人皆是大梁的青年俊彥,崔太子可在其中為令妹選一佳婿。”鐘離暮輕飄飄地道,“朕后宮有皇后一人足矣。”

    年輕的官員聞言,差點跳起來:皇上您也太不厚道了,竟然要將我們推入火坑?娶了西岳公主不等于斷送仕途嗎?

    “若是崔太子覺得不了解不好選,朕倒是可以指婚。”

    “慧英是西岳公主,是帶著與大梁交好的使命前來,除了皇帝,大梁無人有資格娶西岳公主!皇帝要將公主推給其他人,是不將西岳放在眼中嗎?”

    崔平謙話語間滿滿都是威脅。

    宮宴變得劍拔弩張。

    不知道是和親的,還以為是西岳逼婚鐘離暮呢!

    “打就打了,怕你西岳不成?有本事就光明正大開戰,硬塞一個女人過來什么意思?你們西岳就靠女人來外交了嗎?”一脾氣火爆的武將倏地站起來,指著崔平謙破口大罵。

    “這里是大梁,不是你們西岳,小小太子也敢對大梁天子不敬,在大梁你算什么?”

    “放肆,不得對崔太子不敬!”鐘離暮沉下臉,裝模作樣地喝止武將,態度卻很明顯,對崔平謙不敬也不治罪。

    西岳使團也忍不下這口氣了,站出來質問鐘離暮何意。

    鐘離暮這才命人將武將拖下去,杖責二十,給了西岳一些面子。

    西岳塞慧英不成,還被大梁狠狠羞辱了一頓,誰都沒有心情再繼續這場宮宴了。

    謝小寧走完過場,就以身子不適離宴回宮。

    慧英公主借著換衣服的機會,也離開了宮宴,追上謝小寧。

    “你怕我是不是?”她攔住謝小寧的去路。

    影七立刻護在謝小寧身前:“你放肆,膽敢這樣與娘娘說話!”

    “你下去。”謝小寧揮揮手,示意影七退開。

    她‘懷孕’這么段時間,等的就是這個機會。

    “皇后,你因為出身卑微,害怕被人搶走皇后身份,所以獨占皇帝,不敢讓任何人靠近皇帝是不是?可惜,你再怎么防,他始終會有三宮六院!”

    “所以公主想說什么?”

    “我來自西岳,皇帝不可能對我全然信任,我入宮也搶不走你皇后的位分。但你們大梁世家的女兒就不一樣了,她們身后有娘家,你毫無根基,斗得過她們嗎?”

    “公主莫不是忘記,本宮的父親是誰?本宮的父親在長信關,沒有打過一場敗仗!”

    謝小寧云淡風輕地提起,謝青森將西岳國打得不敢進犯長信關的戰績。

    慧英公主立刻變了臉:“那不過是我們西岳不愿與大梁為敵罷了!”

    “公主好生天真,戰場上輪得到你說愿不愿意?打你就打你,根本不需要聽任何廢話。”

    “謝小寧,你不過是出身鄉野的粗鄙土包子,用了些狐媚子手段迷住皇帝而已,你當真以為憑你出身配得上皇后嗎?”

    “本宮配不配得上,皇帝說了算,至于他不要你,還真是我的意思!”謝小寧湊到慧英公主耳畔,一字一頓地道,“畢竟公主與崔太子亂了倫理一事,我們也不是不知!”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广东麻将节节高是什么 河北20选5走势图 青海快三今日预测 快乐10分钟中奖技巧 炫多配资 四肖期期中准天天中码 群英会20选5选号绝招 华东15选5每期预测推荐 股票投资策略分析 配资网上上盈下载 湖北11选5 内蒙古快3推荐号码推荐 云南快乐十分一定牛同尾号 pc蛋蛋登录 最近有什么好股票推荐 吉林快三群95群 甘肃快三全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