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思路客 > 遮天之太上無極 > 第二百四十一章 古來僅有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bmlfpoa.cn/最快更新!無廣告!

    姬虛空平靜而從容,駐足在神禁領域,并未退出,這讓他可以睥睨天下,哪怕是對上火麟兒的最強戰斗姿態。

    若是常態,那注定需要打生打死,可是進入這一領域后,他足以傲視帝路,只要不退出這種狀態,就算是傳說中的同階的神來了,都可鎮壓。

    轟隆!

    火麟兒襲來,絕代驚艷,古今少有,這樣的天驕古來能得幾回見!

    龐大的紫麒麟震動,吼碎了星空,其足更是踏裂了一顆又一顆小行星,無盡符號撕裂宇宙,如十萬仙劍亂舞,華麗璀璨。

    諸圣嘆服,而許多弱小的修士則幾乎要臣服在地上,這種無敵戰斗姿態太過震撼了,絕對是古來少有,展現出了稱尊帝路上的資本。

    姬虛空淡然若仙,無強大神力波動,也無異象與道身秘術等,只是平靜的站在那里,向前拂了一擊。

    一瞬間,在他的身前綻放九彩,虛空之花展開,虛空靜止,時間靜止,鎮壓了永恒。

    火麟兒以最強戰斗姿態殺來,達到了完美,大宇宙都都在共鳴,像是在開天辟地,戰力于她這個境界來說,稱得上震古爍今。

    可是在姬虛空的那一擊之下,她當即橫飛了起來,像是一個木偶被一個大鐵錘砸中,渾身龜裂。

    “噗!”

    火麟兒喋血,渾身都是傷,被虛空之花撞出去數以萬丈遠,而后在虛空中砰的一聲炸開了,紫血與骨頭四濺。

    觀戰的修士不知所措,這與他們的料想完全不一樣,即便姬虛空驚艷,可以逆天,但也不該這樣強勢才對。

    可是,事實很殘酷,擺在了眼前。

    所有人都知道,火麟兒敗了,這一戰不可逆轉了,不是她不夠驚艷,反而她在這個境界絕對稱得上震古爍今了,但是她的對手更加強大。

    什么是無敵,姬虛空以身闡釋了這種狀態,無可爭議,璀璨奪目,絕代驚艷!

    “禁忌領域……”火麟兒掙扎起身,沐浴自己的血,重塑軀體。

    她已經擺出了最強的戰斗姿態,理應星空下無敵才對,帝與皇年輕時也不過如此,怎么還會敗?

    唯一的合理的猜測就是,姬虛空不僅立身在了神禁領域,也立身在了禁忌領域。

    禁忌領域,獨屬于帝與皇本身,他們每一位都是驚才絕艷的,會開創出各自不同的經文,尤其是禁忌絕學,鬼神莫測。

    而這樣的禁忌絕學,就是禁忌領域的一種體現,很少有人可以窺視到。

    因為,即便有機緣習得了禁忌領域篇章,能發揮出禁忌絕學的威能,但是想真正立身在那一領域,那真的太難了。

    畢竟那不是他們的道,這是專屬于帝與皇本身的,他們可以施展,但絕不是這些終極秘術的最強體現者,與開創者始終有差距,立身不了那一領域當中。

    姬虛空能在今日不僅立身神禁領域,更立身禁忌領域,正是源于此,他創出屬于自己的經文。

    有能力開創經文,真身進入這一惟我獨尊的領域,體驗到創終極經文的神感,便算是立身在禁忌領域當中了。

    星空下,混沌霧靄繚繞,姬虛空的身影獨立天地間,背對第九帝關,無敵氣勢透過虛空傳蕩,讓人要窒息。

    一時間這里鴉雀無聲,眾人心膽皆寒,下意識地倒退。

    姬虛空自創經文有成,威震古今,屹立在了禁忌領域,這一刻他是最強的,難逢敵手!

    “如何?”姬虛空看著漂浮在血泊中的火麟兒,無悲無喜地問道。

    “極其驚艷,靈寶大伯說的話沒錯,你確實擁有帝資。”突兀間,姬虛空身后出現了一道身影,那是毫發無損的火麟兒,她此刻正笑吟吟地看著姬虛空。

    與此同時,星空下的那片血泊中的“火麟兒”開始模糊,而后化為精氣,流轉晶瑩仙輝,沒入了姬虛空身后的火麟兒的仙臺中。

    “數字秘?”姬虛空看出了倪端,因為他昔年曾與穆王有過數戰,最是清楚不過這一秘術的強大。

    “不僅僅是數字秘。”火麟兒神秘地笑了笑,而后她走到姬虛空的身旁,與他并肩而立,“我的那具戰身擁有我的全部法與術,不過依然敗在你的手中,這一戰是你贏了。”

    “是嗎?”姬虛空不為所動。

    “世間諸般法,都只是手段,強大的根源終究是自身。”火麟兒輕語道,“那些都不是我的法與術,我的強大依靠的是手段,而你依靠的則是自身,我確實輸了。”

    “在這個世上,諸般手段都是實力的體現,不論是屬于自身的,還是不屬于自身的。”姬虛空說道。

    “或許吧,但從某種意義上來說,確實是你贏了,因為你的帝路已成。”火麟兒說道,“來吧,跟我走,我帶你去一個地方。”

    姬虛空點頭,而后從特別的狀態中退出,重歸平凡。

    一路前行,不久后火麟兒帶著姬虛空來到了一個地方。

    于此同時是,這里的混沌霧靄散開了,所有山岳都開始移動,各種閃電雷芒皆退去。

    剎那間,一片浩大的仙宮出現,巍峨而莊嚴,恢宏而磅礴。

    巍峨的天宮,宏偉的仙闕,座落在白云上,那里云蒸霞蔚,壯麗驚人。

    混沌山一座接著一座,矗立在天地盡頭,至于天穹上的那些閃電,則化成了金色的禁忌之海,洶涌浩蕩。

    九輪天日西斜,殿宇樓臺在夕陽下被金色與紅色的光彩染的非常圣潔,瓦片都在流動祥輝。

    金色禁忌之海涌動,偶爾會爆發出雷鳴,像是上天在發怒,可以演化為天劫,震懾人心。

    “這里是混沌仙土的終極地。”火麟兒看著浩大的仙宮群,而后看向姬虛空,說道,“你認為它是什么?”

    “天庭。”姬虛空盯著那片宮闕,不久后認了出來,因為他看到了熟悉的一角。

    “準確的說是神話時代的帝尊天庭。”火麟兒糾正,而后介紹道,“那邊原本是南天門,不過墜落在了神墟中;那邊原本是煉丹與煉器的樓閣,不過半毀了,墜落在了荒古禁地;那邊則是化龍池,不過坍塌了半邊,若是完整的話,你應該聽過化仙池的傳說吧。”

    “帝尊天庭……”姬虛空聞言,若有所思。

    “跟我來。”火麟兒說著,便走向了浩大的仙宮群。

    頓時,一條巨大的白玉階梯降出現,穿過了金色雷海,一直鋪展到她的腳下。

    于此同時,一些宮闕輕鳴,發出無量神音,讓這個地方顯得莊嚴而肅穆起來。

    浩大的仙宮空曠,沒有天兵天將,沒有宮女侍從,那里冷冷清清,有的只是有一種嚴肅。

    姬虛空跟著火麟兒的后面,剛一登臨白玉臺階,他就覺察到了一種大道意境,有道在和鳴。

    隨后,在他穿過金色雷海的時候,看到了一株干枯的古木,頓時就被吸引了。

    那株古木并不遮天蔽日,只有一人高,但是枝椏蒼勁,像是歷經上百萬年的生長才達到這個樣子。

    且,古木很特別,接近人形,不過像是被打殘了,而今歪曲著。

    “那是……”

    “那是人形不死藥,不過死了,或許未來的某一天會復活吧,但肯定不是這一世了。”

    “那位前輩沒辦法復生它嗎?”

    “你是說靈寶大伯嗎?或許有辦法吧,但這對靈寶大伯來說無意義,不死藥對他無用了。”

    姬虛空聞言,默然點頭,若是那位前輩的話,不死藥可能真的沒有大用了。

    “轟隆!”

    當火麟兒和姬虛空走到中央天宮的時候,禁閉的大門緩緩打開,像是亙古前的天關在這里開啟一般,虛無縹緲,朦朦朧朧。

    火麟兒率先走進天宮,姬虛空則不緊不慢地邁步而入。

    中央天宮內自成一界,白色的霧氣在火麟兒和姬虛空的腳下彌漫,像是踩在云朵間。

    大殿中央,沒有什么浮華與奢侈的布置,只有一個簡單的陰陽魚道臺,被混沌氣籠罩,看不真切。

    姬虛空在走到一根支撐天宮的巨大立柱前時,停下了腳步。

    在這根巨大的柱子上,雕刻著青龍、朱雀、鯤鵬等圖騰,這是一種大道烙印,很容易就能辨認出來。

    而隨著姬虛空的到來,可以見到一些小龍從柱子中飛出,閃爍青芒,除此之外還有幾只朱雀也脫離桎梏,在虛空中吐火,劃出一道道赤紅火光。

    姬虛空心中一凜,避過了這些看起來很奇異的圖騰影跡,沒有與之碰撞上,怕惹出什么不好的變故。

    “這是機緣,若是你可以與它們相融,便可以得到它們的道與傳承。”火麟兒看到姬虛空的異動,語調輕靈地解釋道。

    “這是帝尊留下的,是他的道果體現嗎?”姬虛空問道。

    “不知道,或許吧。”火麟兒沒有肯定地答復。

    突然間,一聲輕鳴,一個圖騰虛影出現,沖向姬虛空。

    而隨著這個圖騰虛影的出現,虛空就像是琉璃般,啪的一聲破碎,灰暗裂縫向八方蔓延,沖出無垠虛空之力,并露出一個生靈的真身。

    這是一個奇異的生靈,犀牛身,猛獸頭,頭上還有十八根犄角。

    此外它有六條腿,每一條腿都密布著麒麟片,且在背后生有一條祖鱷尾,鮮紅透亮。

    此時它與姬虛空發碰撞在一起,發出了熾盛的光,兩者交融,大道共鳴。

    “進入悟道境了?”火麟兒看著姬虛空佇立的狀態,有些驚訝,因為即便是她第一次和這些圖騰神形交融時,也沒有這么順利。

    “轟!”

    突然,中央仙宮外,有雷鳴聲出現,陰沉的氣息彌漫。

    在火麟兒驚愕的目光中,姬虛空從悟道境當中退出,其眼眸睜開的剎那,仿佛經歷了千萬年,有驚鴻光芒一現,像是鏗鏘仙劍出鞘,綻放出了最為璀璨的光彩。

    此刻他的氣息,他的戰力,他的意志,還有那無敵的信念,都達到了自身出世以來的絕巔。

    在這一刻,姬虛空的仙臺中飛出一個宛若真實的世界,綻放出了永恒的光,刺的火麟兒都瞇起了眼睛。

    隨后,他沖出了中央天宮,來到混沌仙土外,面對天劫,嚴陣以待。

    因為他所渡的天劫,不止一重,而是兩重齊至,這是他百年內積累下的終極爆發。

    “一百年內能從準帝一重天突破到準帝六重天,我以為這是你的極限,但沒想到你的極限并不止如此。”火麟兒呢喃,這一刻她遭受到了打擊。

    雖然她也處在準帝六重天,且是圓滿境界,但這并不是百年內突破的,除此之外更打擊她的是姬虛空現在所渡的準帝劫。

    因為,能在準帝境界連破兩重天,這太過罕見了,古來僅有,到了這個層次怎么可能連續渡劫。

    正常情況下來說,準帝突破那真的是需要一層一層向上熬,越向后越艱難,每一層都會困守一個修道者很多年,甚至至死。

    但沒想到,姬虛空卻這般的強猛,開創了神話。

    轟隆!

    雷海出現,鋪天蓋地而下,將姬虛空淹沒,那里茫茫一片,到處都是熾盛的滅世雷光。

    這是濃縮的天劫,比之兩重準帝劫疊加還要恐怖。

    因為,這是上天不允許發生的事情,一個人怎能在同一個時間內連破兩重天,必然要降下最為強大的雷罰。

    姬虛空站在宇宙星空中,身影模糊,但是卻與道相合,成為了無垠虛空的主宰,實現了真正的道我合一,與無垠虛空融為一體。

    與此同時,一股浩蕩的氣息出現,有一道身影顯化,一步一步地緩慢走來。

    那種氣息,太過悚然,絕世強大!

    在這一刻,火麟兒窺出了某種氣機,預感到了將要發生什么。

    這道人身從萬丈混沌雷海上方降臨,威壓九天,傲視萬古,不說其他,單是那種氣勢就能讓同階的準帝顫栗。

    “那里發生了什么?”

    第九帝關中,很多修士都不曾離去,因為之前火麟兒和姬虛空爆發的那一戰太過驚世,需要花時機消化。

    “是準帝天劫!”有一位年輕強者驚呼,“不過很詭異,這是第幾重天的準帝劫,閃電竟然能化成人形!”

    一道人形閃電,古往今來,有幾人見過,且親身經歷?

    實在太奇詭了!

    “那是什么,從天劫中走出,是傳說中的神嗎?”有很多人不明所以,身體在痙攣,不由自主地敬畏,對這一切不理解。

    在一般人看來,那人形閃電就是神靈!

    不然何以能從天劫中降落,唯有傳說中的神才能如此。

    “怎么會這樣……不可能,怎么會……發生這種事?”第九帝關中,不少老一輩的大圣級人物喃喃,像是迷失了,充滿了不解。

    因為他們知道發生了什么!

    這太逆天了,簡直不符合常理,如同神話一般,一尊年輕的大帝從天劫中顯化,降臨在人世間。

    知道真相的人都難以淡定,內心中波瀾滔天,這太過恐怖,全都被嚇住了,怎么會有這樣的準帝劫出現?

    虛空中,那人形閃電神姿懾人,有一種天下地下無敵的姿態,氣吞山河,睥睨萬古,傲視蒼茫宇宙。

    而后,人形閃電動了。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广东麻将节节高是什么 电脑赚钱网站 重庆快乐10分官方网站 血流成河哪里的麻将 今天股市行情最新消 二分彩彩票官网 安徽快3开奖结 河北排列七开奖号 辽宁35选七的走势图 20选5历史开奖号码 极速快三计划软件 湖北30选5开奖查询 河北燕赵风釆20选5走势图 友乐广西麻将南宁玩法 赛车大小走势图 丫丫湖南麻将下载不了 河南11选5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