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思路客 > 異界魔武 > 第一百二十三章 一條血路

第一百二十三章 一條血路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bmlfpoa.cn/最快更新!無廣告!

    白博庸看著死無全尸的趙坤,雖然心里沒什么好心疼的,但是一想到天擎宗的面子問題以及外宗宗主趙無極,不禁覺得頭疼,最后只能是陰沉著臉說道:“你們十人,誰要是可以將此子頭顱斬下,獎勵兩百萬金幣,并且直接升入內宗弟子。”

    嘩嘩嘩......

    獎勵宣布了之后,所有天擎宗的弟子,尤其是那一排站好的十大外宗弟子,看向林晨的時候如同在看移動的寶庫,眼神之中盡是貪婪之色。

    “你們是覺得已經殺定我了嗎?黃泉之下記得我林晨之名,來世要躲得遠遠的。”

    林晨黑發激蕩,踏步走出,青虹劍隨意的握在右手,絲絲寒星劍光閃爍,心中的戰火熊熊燃燒。

    “你居然真的敢走上這條路,記住我的名字叫周耀。”

    最前面的是一個青衫弟子,也是天擎宗外宗的弟子中第十名,他的嘴角掛著絲絲嘲諷和戲謔,因為他實力已經達到了大武師中層,源氣凝聚,沒有絲毫虛浮之意,心底有著十足的信心。

    雖然天擎宗的手段和聲譽不行,但是門下的弟子確實不容小覷。

    林晨壓根就沒有和他啰嗦,拔劍而起,刺眼的青光閃出,身影陡然一動,直接來到那男子身前。

    由于林晨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那青衫男子只能是狼狽的下意識反應,腰間的軟劍揮出,發出嗡嗡的響聲。

    砰砰砰!

    隨著幾聲干脆的兵器交接聲,兩人的交鋒居然僵持住了,因為看起來兩者的實力和底蘊都非常解接近。

    然而情況真的是這樣嗎?

    驟然間,所有人瞳孔微縮,雙眸之中滿是震撼之意,仿佛不相信眼前發生的一切。

    只見林晨不知道什么時候突然出現在那男子的身后,右手揮劍一擋,左手順勢一拳轟出,拳風炸響,一拳直接打進了胸膛之中,洞穿而過。

    隨后林晨左手旋轉而出,再次一拳轟在他的身體內部,還不等巨大的血洞鮮血狂飆,一劍將其斬飛,身軀落在十米之外,徑直倒地。

    “記得住了又怎么樣?是給你頒個獎?還是給你立個碑?”林晨眼神淡淡一掃,口中輕蔑的說道。

    “卑鄙無恥,只會偷襲的小人。”

    “虧他還是天涯學院的人,居然暗算周師兄。”

    “哼,他簡直就是大魔頭,宗主一定會斬殺他的。”

    ......

    頓時,人潮擁擠的天擎宗外宗響起一片罵聲,矛頭全部指向了林晨,所有的罵名給一個人背上,不過罵歸罵,卻沒有一個人敢站出來罵。

    林晨目光冰冷,沒有任何的感情變化,提起已經被染上了鮮血的青虹劍繼續向第二個人走去,“你是不是也想自我介紹一下?別磨磨唧唧的,要出風頭就快點兒。”

    “可惡,我一定會把你這個雜碎的四肢全部砍下來,最后一刀結果了你。”

    迎面走出一個臉上帶著猙獰傷疤的男子,他雙手握住銀色的大刀,刀口特別的鋒利,也飽飲鮮血。

    轟!

    下一剎,林晨原本長身而立的身影猛然而動,負在背后的右手揮劍直接探出,凜冽劍氣劈開,化為數道劍光,一齊轟出。

    可是那刀疤男子的實力也不是吃素的,身影瞬間移動,踏步而行,掄起大刀扎扎實實的劈砍而下,地面的青石被削碎,沙石遍布,威力恐怖至極。

    在前面的數人之中,林晨安排的戰術就是盡可能保存體力,看起來消耗的時間要長一些,實際上與對手硬碰硬的次數并不多,大多依靠身法在取巧。

    “你是一個只會躲藏的縮頭烏龜嗎?哈哈哈。”

    那刀疤男子看著躲避的敵人,越大越興起,滿頭紅發披散開來,銀白刀光烈烈,氣息沸騰。

    “唉!這個蠢貨。”在遠處的白博庸看著這一幕,不禁搖搖頭,顯得是特別的失望。

    頃刻間,對手一個細小的漏洞被林晨瞬間捕捉,身法爆射而出,一劍斬下他的右臂,大刀掉落在地。

    “啊啊啊!”那刀疤男子左手握住自己殘缺的右臂,雙眼通紅,殺氣騰騰,顯然是對眼前的白袍少年恨到了極點。

    咻咻咻!

    可是林晨怎么會允許一個這么恨他的敵人安然無恙,直接數劍落地,那刀疤男子的左臂和雙腿給斬落。

    此時此刻他男子疼的幾欲昏厥,偏偏林晨從儲物架中拿出來一瓶療傷藥給他服下,止住了他的流血,旋即冷冷的說道:“恭喜你會成為這十人之中最后一個死的弟子,等我殺到第六人的時候,你就會知道我是不是縮頭烏龜。”

    那刀疤男子滿臉驚恐的看著林晨,他內心的信念已經蕩然無存,臉色蒼白無力,和傻掉了一樣。

    林晨繼續緩緩走向第三個弟子,那是一個身材嬌柔的女魔法師,從她無意識釋放出來的魔法氣息來看,應該也是水魔法師。

    “你有沒有什么廢話要說?不說我就開打了。”

    那女子嬌柔的身姿突然一顫,精致的面容上掛著一絲憂愁,非常動情的說道:“林晨公子,其實我們天擎宗真的是名門正派,少宗主冒犯了您也是無意之舉,還請勿怪好嗎?”

    “我當然也不是嗜血惡魔,只是出出心中的不快,既然如此,我們只談切磋,不論生死如何。”林晨剛剛陰沉的臉色突然浮現溫和的笑意,直接將青虹劍納入劍鞘,顯得特別真誠。

    那女子的眼角都已經掛著晶瑩的淚珠,緩緩的走出,微微行禮之后開始布置起自己的魔法。

    “沉睡在海洋深處的王,您的子民需要忠誠的力量。”

    “暴風水龍卷!”

    不到一分鐘,對方的魔法已經是布置好了,天空陡然被烏云蓋頂,其內暴風沙沙作響,被卷起的高大水瀑一瀉千里,其內威壓恐怖,足以崩塌山河。

    就在那女子的魔法布置好的一瞬間,林晨的身影一轉,突然消失在了原地,和人間蒸發一樣。

    不過那魔法師著眼于自己的魔法布置,這是她所能駕馭的最強一擊,需要耗費太多的精力,就根本就注意不到敵人的身影在哪里,何況剛剛林晨確實是赤手空拳的站在大陣之中。

    轟隆隆!

    隨著那四級巔峰魔法被施展開來,浩瀚的水系魔法元素充斥四周,仿佛和束縛的蛛網一樣籠罩到了任何一個細小的地方。

    那女子剛剛真誠臉突然一變,變成了陰冷的笑容,冷漠的注視著被催動的大陣,沒有誰可以赤手空拳的抵擋這一招,哪怕是外宗第一的那光頭男子都不行。

    就在此時!

    林晨鬼魅般的身姿突然出現在了女子的身后,他確實沒有用劍,而是兩道符文打在她柔弱的身軀上,轟隆炸響。

    砰!砰!

    隨著兩聲清脆的爆炸聲,符文赫然炸開,那魔法師被炸的血肉模糊,癱倒在地上,聲音嘶吼的對著林晨喊到:“你個卑鄙齷齪的男人。”

    林晨壓根就不愿意正眼看她,轉身而去,開口說道:“不知道多少人被算計在你手里,可是天道好輪回,蒼天饒過誰,下輩子記得別這么做作了。”

    聽完了最后一句嘲諷之后,那女子狂吐一口鮮血,身軀倒下,瞬間離開了這個美麗的世界,她瞪大的雙眼里滿是林晨的影子。

    “卑鄙!齷齪!”

    “殺了他!殺了他!”

    這女子是天擎宗唯一一名靠實力打進前十的弟子,而且姿態容貌極佳,在普通弟子心目中如同女神一樣,眼下卻被炸死了,顯得特別戲劇性。

    永遠不要輕易相信自己的敵人,無論是對手是男人還是女人!

    聚精會神的酒老和劍老不知道從哪里搞來了桌子和食物,直接擺起了酒筵,林晨每殺一人都會拍手叫絕。

    酒兒在一旁心疼的撫摸著小狼,一遍遍的給它擦藥,吃鮮果和魔法寶石,連平時她一直舍不得吃地,最大最好看的那一顆都喂給了它。

    而陳浩的臉上則帶著滿滿的欣慰,負手而立,看著眼前的白袍少年,似乎是想起了什么。

    林晨體內的金黃祖氣也不過消耗了兩成而已,也就是魔法和源氣消失了兩成,起碼面對接下來的兩人沒有任何的壓力。

    沒有過多的猶豫,林晨一步一步的向前走去,每一步都走的很慢,但是特別的堅定,無形之中釋放的壓力就足以影響一個人的心態。

    “你呢?也有廢話嗎?”林晨幾乎沒見到一個人都會問你一句,態度囂張至極,沒有把對手放在眼里。

    “你的劍很強,但是我也會用我的劍說話。”

    對面一個身著武袍的男子握住了一把黑色的劍踏步而出,目光特別的堅定,看樣子沒有受到任何人的干擾。

    “華皓師兄!殺了他!”

    “華皓師兄!”

    場面再次沸騰起來,所有的外宗弟子在見到此人的時候宛若重新煥發生機一樣,原因就是這個華皓的實力比起前三個要強悍了不少。

    一瞬間,一左一右兩道劍光交雜而出,青色的劍氣和對方黑色的詭異劍氣沖擊在一起,再次陷入焦灼。

    砰砰砰!

    雙方身影騰空,頓時爆發出滔天的劍氣碰撞,一招一式都顯得特別有章法。

    林晨首先是一劍挑起,順帶著璀璨的黃色祖氣席卷而出,但是被對方的橫劈給化解,黑色的劍氣也逐漸分解了源氣和魔法元素。

    “哈哈哈,痛快!你的劍果然很強!”

    那華皓不怒反而大笑出口,豪爽的喝音響徹四周。

    林晨卻非常的冷靜,不斷觀察對方那黑氣到底是什么?它好像具有吞噬的力量,而且斬不盡,殺不絕。

    咻咻……

    在借助了一劍庇護之后,林晨再次催動一張符文轟出,在被那黑氣包裹的時候轟然炸開,但是這一次卻將一部分黑色氣息給徹底鏟除了。

    “原來是這樣,需要借助外力來破壞那黑氣,若是僅僅依靠源氣或者魔法,那黑色氣息似乎可以詭異的重生。”林晨心里不禁竊喜,口中喃喃的說道。

    而那華皓的臉上非常不可思議,還沒有誰可以在僅僅數招之內就可以發現他修煉的最大秘密,這還是人嗎?足以說明對方的戰斗意識和戰斗技巧的可怕之處。

    “一切都結束了,看在你也是個光明磊落的劍修,我會送你一具完整的尸體。”

    說完之后,林晨抬手青虹繞天,將漫天的劍氣揮下,隨后借助反震之力身影奔騰而出,道道符文碎開,下面一片火海。

    轟轟轟!

    華皓下意識出劍抵抗,正當那黑色的劍氣焦灼的對抗那青虹劍氣之時,恐怖的徑直炸開,將其壓倒在地,沒有絲毫反抗之力。

    唰!

    旋即林晨腳尖一點緩緩落地,鋒利的劍身輕輕一劃,直接在華皓的脖子留下了一道血印,后者倒地不起,生機全無。

    那些原本正在呼喊華皓名字的人正張著大嘴,此刻卻是戛然而止,僅僅留下浮夸的表情,顯得特別滑稽。

    “嘿嘿,劍老頭,這小子的劍法當真是不錯啊,而且戰斗意識也強,學院是不是虧大發了?”

    “這個當然是我教得好,至于學院虧不虧就不是我可以管的事情了,反正我算是他半個師父,無論怎么樣都不會虧。”

    “沒想到你小子也學狡猾了,哈哈哈。快看白博庸那老家伙的臉,簡直比我家驢的臉還難看。”

    正在喝著小酒的二老繼續閑聊起來,聲音也沒有絲毫的掩飾,就和逛戲園子一樣肆無忌憚。

    要知道這可是生死擂臺,殺人的地方,也太不尊重對手了吧,哈哈哈!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广东麻将节节高是什么 欢乐生肖个位杀一码技巧 股票配资合同 飞艇6码倍投 山西十一选五复式表 2019年香港上市名单 安徽快3十一选五结果 山西快乐十分就是牛 腾讯分分彩助赢软件app 贵州福彩快3一定牛双色球 今日有效微信群二维码 黑龙江快乐十分真准网 辉煌配资怎么样 重庆欢乐生肖靠谱吗 辽宁快乐12开奖查询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结果是 北京pk10高手单期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