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思路客 > 九龍劫君 > 第十六章竹林會面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bmlfpoa.cn/最快更新!無廣告!

    龍易塵淡淡一笑,他自然是看出來眼前這位柳門主,在用異樣的眼光看他。

    “柳門主不必客氣,還是直接告訴我,今日叫我前來有什么事?”

    “哈哈哈,好好,蕭兄弟果然豪爽,那我就不繞彎子了。”

    男子氣概道。

    “我,柳萬山在函幽城地域也算是比較有名了,小兄弟應該知道。然而這一次的函幽武會,城主府可能就要對我們出手,將我們這些潛在的威脅連根鏟除。”

    龍易塵不為之所動,反而有些疑惑的問道。

    “哦?是嗎?可是這和我有什么關系?城主府的對手,應該也就是你們這些修為高,勢力大的人,對于我們這些無法對他造成威脅的人,他是不會在意我們的吧!。”

    柳萬山一聽,頓時狂笑起來,然后站起身繞著龍云說道。

    “哈哈哈,蕭兄弟啊,你也不用隱藏了。其實我早就注意到了你,你的一切舉動都在我的監察范圍內。想必你已經知道城主已死的消息,還有這次武會的目的了。”

    “原來柳門主就是這樣對待客人的,你你都不知道,監視別人是不禮貌的行為嗎?”

    龍易塵心中警覺起來,這老東西老狐貍一個,竟然早就已經監視自己了,看來不可小遜。

    龍易塵心中暗暗的盤算起來,對付這樣的老狐貍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

    “呵呵!小兄弟,如果我猜的不錯,以你最近的舉動來看,應該是要有所作為啊。”

    柳萬山的鋒利的眼神,似乎要將龍易塵看穿了似的。

    龍易塵的臉色瞬間陰沉了下來,因為一個人的計劃如果被別人拆穿,那是一件令人十分不舒心的事。

    “柳門主不愧是**湖了,眼光果然毒辣。”

    柳萬山左手扶在涼亭的石柱上,饒有意味的說道。

    “以你炎羅鎮的實力,你以為你可以到底什么?”

    龍易塵心中冷笑,也是起身,與柳萬山并排站著。

    “可是,如果不試試怎么知道?”

    “好一個不試試怎么知道,有勇氣是好事,但是不要太過狂妄。”

    柳萬山瞥了龍易塵一眼道,漫不經心的說道,顯然對于龍易塵,他可不認為可以威脅到自己。

    龍易塵真的,這個老東西一定是有所圖謀,不然是不會找他來的。

    “閑話不多說了,門主還是把你的目的道清楚吧,讓我開開眼。”

    柳萬山雙微皺眼,眼前的這個小子氣魄不小,臨危不懼道是個人才。

    “好,既然蕭小兄弟沒興趣閑談,那我就說明今天的來意。”

    “函幽城主府對我們動手已經是迫在眉睫,雖然城主死了。但是城中還有四位元通境高手。我早以與炎羅殿,還有虎門商討過了。我們三人暫時組成聯盟,共同對抗城主府。但是我們的人手不夠,所以我們要拉攏很多個小門派。只有這樣,我們在人數上面,才不處于弱勢。今天以前,已經有大大小小,不少幫派參加了我們。而你們炎羅鎮呢,是一道不錯的防線,所以我想要你加入我們的聯盟。”

    “哈哈哈,柳門主真會開玩笑,一句話,難道我就要我把自己的炎羅鎮,讓給你們聯盟當防線?恐怕沒怎么容易吧。”

    龍易塵高聲笑著,絲毫不懼。這個老東西,竟然想不費絲毫力氣,吞了他的炎羅鎮,那是不可能的。

    柳萬山頓時眼中殺氣浮現,態度三百六十度轉變。

    “小子,你要想清楚,雙方開戰,你難道能獨善其身?如果現在不找好靠山。以后,怕你后悔都來不及。”

    “這個就不勞柳門主操心了,我自己的事自己知道怎么會做。不需要別人插手,也不需要,依靠任何人。”

    龍易塵表明立場,他可不愿意受人擺布。

    “呼”

    颶風呼嘯。

    龍易塵話剛說完,柳萬山體內涌出雄厚的靈元之力,席卷而來。

    靈元之力釋放的威壓,令龍易塵有些喘不過氣。畢竟柳萬山可比他高出兩個境界。

    但是柳萬山萬萬沒想到的是,他的威壓對龍易塵作用,立馬就消失啦。

    不過龍易塵貴為西天龍王之子,擁有正統龍族血脈。光憑這份血脈之力。柳萬山的威壓對他就毫無作用。

    眼看龍易塵毫無表現,柳萬山心中暗驚。

    莫非這小子修為,不在元通境之下。

    “哈哈哈,柳大門主不要白費心機了,想用修為壓制我,那是沒用的,你的威壓對我毫無作用。”

    龍易塵淡淡一笑,負手而立,盡力裝出一副泰然自若的樣子。

    說這話的時候,心臟已怦怦跳個不停,畢竟他可沒有對付柳萬山的實力。

    “嗯?”

    柳萬山眉頭緊皺,并不說話,仿佛是在思考著什么。

    撇了不說話的柳萬山一眼,看向亭外,龍易塵轉身離去。

    龍易塵邁出數十步,心中一陣打鼓,現場的氣氛瞬間凝固。

    就在這時,柳萬山顯然還不太相信龍易塵,擁有不低于自己的修為,所以他朝著自己的兒子,使了個眼色。

    柳州塵也是立馬會意了自己的老爹的意思,眼中殺氣浮現。

    雙拳之上青色靈元之力浮現,趁著龍易塵背著自己,柳州塵從后面一個躍身,偷襲。

    柳州塵這一擊,可謂是動用了自己最強的力量。他現在的修為,處于后武境一重,與半個月前的楚天霸同等級。

    感受到身后的一股殺氣,龍易塵眼中一凝。體內靈元之力暴增,發揮到了極致。

    他現在也就最后在賭一把,給對方來一個下馬威。如果能夠震懾得住,那么今天就可以保住性命。

    如果立威失敗,那么自己最后的活命機會也就沒有啦。

    龍易塵依舊復手而立,然后步伐沉穩的過身來,接著揮出左手。

    柳州塵此時拳頭已經到臨近龍易塵,只差擊中對手了。

    “轟”

    兩股力量剛一接觸,柳州塵立馬就處于了弱勢。

    龍易塵可是發揮了自己極致的力量,就算是面對后武境初期的楚天霸,也是絲毫不落下風。

    更何況,那還是半個月前的事,現在的龍易塵,修為可是剛剛步入先武境五重的。

    對付柳萬山,他沒有信心,但是柳州塵,輕而易舉。

    一青一紅兩股力量,紅色能量極為霸道,為龍云的炎龍絕,青色能量為柳州塵的拳勁。

    柳州塵拳勁便立刻被震散而去,整個人向后仰去。

    龍易塵見狀,右手成爪,炎龍絕再次凝聚。

    眼中殺氣一現,炎龍絕運轉而上。

    “什么,怎么可能,我可是后武境的修為,在他面前竟然如此不堪。”

    柳州塵心中大驚,龍易塵對他的打擊很大。

    “砰”

    氣浪噴涌,席卷花草。

    炎龍絕擊落在柳州塵胸膛,一道龍影穿過他的身體,從后背躍出。

    “咳……”柳州塵一口鮮血狂噴。

    “塵兒”

    柳萬山大喊道,趕緊一個健步從涼亭里,迅速移出,接住自己的兒子柳州塵。

    當然,龍易塵也是留了手,要不然柳州塵小命就完了。

    “兒子,沒事吧?”

    柳萬山急切地問道,這可是他最出色的兒子,年僅二十就修煉到了后武境,這可是繼承他位置的不二人選啊。

    今天因為自己的失誤!害了自己的寶貝兒子受傷,心中實在悔恨。

    不過他自然也看得出來,龍易塵并未下死手,局面沒有到了不能挽回的地步。

    “咳咳咳,我沒事,爹。”

    柳州塵咳嗽著,一臉蒼白,在柳萬山的攙扶之下說道。

    聽到自己兒子沒事,柳萬山總算是大松了一口氣。

    回過頭來望向龍易塵,柳萬山現在保守估計。龍易塵即使沒有元通境界修為,能夠輕而易舉地擊敗自己的兒子,那他的修為也應該已經接觸到了元通境界。

    而且,從對方剛剛使用的武式來看,不簡單,恐怕來頭不小。

    否則,龍易塵根本不可能有膽子,敢在他這個元通境的面前如此放肆。

    現在擺在他面前的只有兩條路,第一,竭力扼殺龍易塵,第二不計前嫌與其結好。

    可是不待他說話,龍易塵就肅目道。

    “柳門主,這是第一次,我不想再有第二次,以后我們井水不犯河水。”

    隨后,龍易塵不等他說話,再次轉身離去。這一次沒有人再攔截他的去路,原地只留下柳萬山一行人。

    “這小子莫非是哪個家族出來的,難怪如此強勢。”

    柳萬山細想著,越想越覺得可能。

    畢竟,龍易塵給他的感覺,最大不過二十幾歲青年。

    而且擁有完全碾壓自己兒子的實力。他實在不敢想象龍易塵身后有什么勢力,究竟如何強大。

    想到這兒,他慶幸,自己沒有第一時間出手,否則,即使龍易塵死在他手上,要是對方真的是個大家族的人物,相信他柳家日后肯定不安生。

    “爹,現在怎么辦?”柳州塵問道。

    柳萬山閉目回想,然后分析道。

    “這小子不簡單,不僅僅氣魄了得,實力也不弱,或許是哪個家族里出來的,以后不要招惹他就是了。”

    “而且現在是緊要關頭,城主府應該要動手了,回去準備準備。”

    “額!好吧,”

    柳州塵蒼白著臉說道,望著龍易塵離去的方向,他的心中總有些說不出的意味。

    那是不甘。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广东麻将节节高是什么 上证指数每日行情凤凰网 安徽十一选五前三遗漏一定牛 辽宁省十一选五开奖 上海时时乐历史开奖号码 好运快3赚钱是真的吗 长盈宝配资 江苏11选五中奖规则表 期货配资公司推荐 江西11选五5中奖规则 期货股票配资网 北京pk10技巧规律 贵州十一任选五开奖结果兑奖 散户炒股口诀 黑龙江快乐十分投注金额 青海快三历史开奖号码 股票分析网站源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