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思路客 > 一江春水平 > 28、公司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bmlfpoa.cn/最快更新!無廣告!

    最近喬景陽為了樣本的采集和基因芯片的設計忙的腳不沾地,各個公司、醫院到處跑,到處去批手續。

    在景潤基因里,大部分生信分析只需要用現有的軟件,利用好手頭的數據,解決想要解決的生物學問題就行。公司的生信分析已經有了一套完整的流程,現在已有的生信分析員已經能滿足他們的公司的業務需求了,而葉晨、薛筑主要負責的研發中心,就是要保證為這套流程的使用軟件進行更新與優化,甚至更進一步的,他們的任務還包括,要做科研以公司的名義發文章,這也是公司實力的一部分,甚至是決定這個公司未來發展潛力的極重要的一部分。

    江柔上課之余也在景潤基因做起了兼職,一周來3天,周末和沒有課的周3。在公司江柔得到的訓練讓她飛速地進步,他們部門根本不像是個企業,而像是個科研機構。

    周三,下午4點,是研發中心的組會時間。

    葉晨站在辦公桌前,在弄投影儀,江柔拿著自己的電腦,打開了葉晨發在群里的PPT,

    咦,這周的主題是 PAML

    PAML是一款利用最大似然法對DNA或蛋白質序列進行系統發育分析的軟件包,

    江柔看了看旁邊的薛筑,王嘉然,見他們看著PPT都一副淡定的樣子。

    只有我一個人覺得難嗎?

    江柔端起水杯喝了一口,遮掩了自己的尷尬。

    前幾次聽組會的時候,江柔都跟不上,晚上回去還要查資料再重新咀嚼一遍。

    白天講的時候,她的小白問題很多,她也不敢提問耽誤大家的時間。因為就她一個人不知道。

    哎,什么時候才能變成大神呢。

    加油加油

    天氣已經開始回暖,外邊陽光明媚,院子里的玉蘭開了一樹。從窗戶那邊飄來了一絲絲的幽香。

    江柔懶洋洋的看著窗外,這會還有一些微風吹拂進來,

    今天天氣不錯啊

    突然葉晨的聲音傳到了江柔的耳朵,

    江柔扭頭一看,葉晨站到投影儀前,后邊的屏幕上展示著他的PPT。

    快要開始了么?

    江柔環繞一周,只見薛筑收起了平時吊兒郎當的樣子打開了電腦似乎要準備做筆記的樣子,王嘉然抱著手靠在座椅上認真看著前方。

    葉晨在前面笑了笑,“那我們就開始了吧”

    說完他就把辦公室的燈關了,挨著窗戶的江柔也很有眼力見的去拉上了窗簾。

    室內燈光突然就暗了下來,

    葉晨雙手合在一起,放在了胸前,“行,那就開始了。”

    他穿著襯衣長褲,身骨撐得漂亮,鼻梁上架著金絲眼鏡,一副清爽利落的神態,

    江柔滿臉都是小星星地看著葉晨,多么完美的男朋友啊!

    花癡完畢后江柔拿出了錄音筆,今天晚上肯定還要回去補課。

    葉晨在投影儀前,認真的和眾人講解PAML的原理與算法,他的聲音時高時低的變化著,仿山間的清泉緩緩流動,

    聲音是挺好聽的,但是字我都認識,怎么串在一起就聽不懂呢?

    江柔一邊聽一邊手忙腳亂的查資料,

    “在PAML 中,最大似然法的計算具體過程包括以下兩個步驟:計算單個位點的似然值,計算進化樹的似然值……”

    一個小時后,終于講完了

    江柔吐出一口濁氣,靠在了工作椅上。

    好多干貨啊

    薛筑和王嘉然兩人聽完之后都拿著杯子去接水喝,只有江柔還坐在椅子上回想剛才的問題。

    薛筑在零食箱子里翻來翻去,現在還挺餓,都5點了。他拿出一袋餅干丟給了旁邊的王嘉然,“你吃嗎?”

    王嘉然笑笑,“吃啊”,

    王嘉然撕開包裝,放了一片餅干在嘴里。

    低頭看了一下,咸蛋黃味,還行。

    王嘉然吃著餅干,靠在桌子上,用余光偷偷打量著江柔,

    只見葉晨過去給抓耳撓腮的江柔去解答問題,兩人姿勢親密

    王嘉然瞇了瞇眼,他走到零食箱子里翻了起來,

    花花綠綠的一堆,什么橡皮糖、薯條、土豆餅、蛋黃酥、牛軋餅……

    王嘉然選了兩包夾心餅干,站起來沖葉晨喊了一聲,“葉師兄,你的零食。”

    聽見叫聲,葉晨扭過頭,剛想說不要,只見王嘉然的餅干就沖他砸了過來。幸好他眼疾手快,不然直接就砸頭上了。

    見狀,王嘉然驚呼一聲,“晨哥,你沒事吧?”,他不好意思的跟葉晨道了歉,“對不起啊,我扔太重了。”

    葉晨擺了擺手,“沒事”

    只是一包餅干而已

    王嘉然笑了一下,“我以后注意一下”

    說完他輕輕給江柔扔了一包餅干過來,“江柔,你的。”

    江柔搖了搖頭,“我還不餓”

    六點,下班后。

    街燈已經亮了起來,周圍大廈的燈光也開始閃爍,天空呈現出一種暗暗的藍色。

    晚上幾人一塊吃飯,沿著街道悠悠的走著。

    由葉晨牽頭,研發中心每周會有一次組會,每人輪流講PPT,

    一般都是講一篇高分文章,做好PPT,像作報告一般的講解軟件背后的算法,還有數學原理。有時候喬景陽還會來給他們講行業前沿,最新的研究方向。

    公司附近很繁華,挨著K大這樣的百年名校又是市中心,街上有來來往往的人走過,車流如注。

    這里附近有不少餐廳,現在正是飯點路邊熱鬧極了。

    但是這種熱鬧絲毫沒有感染江柔。

    每次開完組會江柔都是一副悶悶不樂的樣子。

    她為自己的菜而感到焦慮,她的基礎知識都還不扎實,聽那些東西挺吃力的。

    葉晨拉著江柔的手,兩人單獨一排走著。

    看著江柔眉頭緊皺的模樣,葉晨眼角染上笑意,“你又在想什么呢啊?”

    江柔抬眼看了看葉晨,她問出了許久以來的疑惑,“一定要學數學嗎?”

    在公司的這幾個月江柔收獲很大,她掌握了好多軟件的原理,數學水平也在飛快的進步,一些經典軟件的算法還有原理江柔已經是閉著眼睛都能默寫出來了。

    但是背后的那些數學知識,她也是真的看得頭大。

    葉晨聽到這話,眉毛不自覺的上挑了一下,“畏難了嗎?”

    “復制代碼、改動代碼是件比較容易的事,但是想要做出精確滿足需求的產品,就必須深刻理解每一種算法背后的數學原理,這對于我們后期調整算法參數,改進算法模型有著非常大的幫助。”

    江柔嘆了口氣,“我也不想做復制粘貼流的高手”

    我只是壓力太大了而已,江柔心里嘆氣。

    葉晨摸了摸她的頭,“想什么呢?自己天天瞎著急。”,“你已經進步很快了。”

    每個行業都會分等級,程序員也不例外,好一點的叫工程師,差一點的叫碼農,更差的還會叫碼畜。

    現在技術大多都是開源的,很少人會去研究技術,要么就是二次開發,很多程序員都是復制粘貼流的高手。

    但是要做一名出色的工程師,數學,算法,邏輯,非常重要。

    前邊的薛筑聽到了他們的對話,笑嘻嘻地沖江柔說道,“江柔,你別害怕啊。有晨哥在,你肯定不會淪落到復制粘貼流。”

    說完薛筑還拍了拍喬景陽的肩膀,“喬師兄,你說是不是?”

    喬景陽白了薛筑一眼,“找揍啊,內涵誰呢?”

    薛筑不以為意,繼續嘻嘻哈哈地說說道,“正如業內說的那樣,玩算法的叫工程師,打拼靠藍條,像是法師。

    數學就等于藍條最大值,數學差,魔法值不高,很快就到瓶頸了。外語影響回藍速度。經驗和智力加速度和穿透。

    不玩算法就叫碼農,像是戰士,打拼靠血條,體質加生命,精神加生命回復,經驗加速度。江柔,你就看你要當什么吧。”

    江柔楞了一下,還有這種說法?

    “那還是法師吧。費藍總比費紅好”

    王嘉然也笑了,“你不要還沒怎么學呢,就討厭上了。”

    “我不是,我沒有。”

    “到了,到了。去吃飯吧”

    ……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广东麻将节节高是什么 下载福建快三开奖软件 北京赛车预测158网 麻将机万能遥控器 打开云南十一选五的开奖结果 股票投资的一些小技巧 今天江苏7位数开奖号 手机下载捕鱼赢钱 多人的棋牌游戏? 山西泳坛夺金481走势图 河北20选5复式表 加拿大快乐8在哪看 北京11选5最新开奖走势图 哪个赚钱的app靠谱 大庆旺旺麻将下载辅助 黑龙江11选5走势图 开奖 免费下载东北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