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思路客 > 一江春水平 > 5、后悔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bmlfpoa.cn/最快更新!無廣告!

    自從江柔搬進了葉晨家里,兩人就過起了“同居生活”。白天葉晨送江柔去醫院打點滴,定時定點接送。平時江柔也基本不出門,在家里自我隔離。連休學手續都是葉晨去替她辦的。

    早晨江柔在廚房做飯,另一頭的葉晨睡眼惺忪的從臥室里走出來。

    江柔給他端了一杯咖啡,“早呀,昨晚睡的怎么樣?”

    “睡得有點晚,但是睡眠質量挺好的。”葉晨端起咖啡輕輕啜了幾口

    春節放假,兩人在家待了好幾天了。每天的日常就是一起去醫院,做飯,工作,看電視聊天……

    葉晨喝了幾口咖啡,伸了一下懶腰,“我先去洗漱,待會來幫你做飯。”

    江柔笑笑,“好啊”

    江柔正在廚房煎蛋,突然她的手機響了,江柔擦擦手從兜里掏出手機,

    咦,一個陌生的號碼,還是海外長途?

    江柔猶豫了一下,

    “喂?”

    電話那頭傳來輕柔的女聲,“喂,阿柔?我是明珺。”

    啊,居然是張明珺。自從她出國之后兩人之間的聯系也就越來越少了,今天她怎么會給自己打電話?

    江柔有些高興,她趕緊關了火放下手中的事情。

    “明珺,你怎么樣了,最近還好嗎?”

    聽到好朋友的聲音,張明珺心里涌出了無數的懷念“還那樣子吧,就是太想你們了。”

    江柔笑笑,“想我們,那你回來啊。”

    “說不準啊,我說不定真要回來了。這邊我不太習慣。”

    她家在國內也住大房子有豪車開,去A國也那樣,但是社會認同感就不一樣了。以前期待了很久的移民、入籍,但真到了那一刻的時候他們一家反而有些猶豫。

    江柔笑笑,“我不好亂勸你,但是心底肯定是想你回來的。”

    她又想起朋友圈里顏利磊的消息,她試探著問道,“明珺,你在國外還好嗎?還是一個人嗎?”

    “是啊”

    “顏利磊也是一個人呢。”

    張明珺沉默著沒有說話,過了一會她開口道:“阿柔你知道嗎,在拿A國國籍的最后一步我遲疑了。我實在念不出那些宣誓詞,我不知道在這里追求的美好到底是什么。大家都緊緊的抱團即使是華人,內部思想也太不一樣了。這里或許是自由平等的,但是這自由平等對我們這種異國他鄉的來客而言卻很有限。

    我為什么要遠離你們這些朋友,遠離我熟悉的地方,遠離我的愛人來這里啊。還要花大筆的錢來建設這個地方,供養這里的人民,到現在我都沒有融入感,這里對我們的尊重也很有限。”

    張明珺的情緒漸漸有點失控,她想起了以往的愛人,那時她理解不了、不支持顏利磊,一氣之下還做出了移民的舉動。

    “我真的好想你們。我真的也好想顏利磊。”

    江柔靜靜地聽著張明珺的話語,沒想到明珺還有這么曲折的心里歷程,待她發泄完后江柔輕輕說道,“一切都不晚的,你們說不定還能重新開始。”

    “也許吧”

    ……

    兩人聊了一會,等江柔掛斷電話從陽臺出來時,葉晨都已經把桌子擺好了。

    有煎好的雞蛋,烤面包片,還有水果,葉晨倚在椅子上看手機。

    江柔笑笑拉開了椅子坐下,“高中同學打電話,很久沒聯系了,說的有點多。”

    葉晨收好手機,逆著光,江柔看著柔美又清純,和以前他印象中的那個女孩看著差不多,但也有一些區別。她現在更加成熟了。

    都已經過去這么久了么?葉晨有一些感慨。一轉眼自己也快30了,如果不是因為那些誤會,他現在和江柔說不定已經結婚很久,或者兒童房都已經用上了。兩人以往受的那些折磨毫無意義,并不能加深感情,反而只能讓他們疏遠。

    如果他們當時一直甜甜蜜蜜地過下來,感情一定也比現在深厚的多。

    不過,沒關系。他們的未來還很長。

    “快來吃飯吧。”

    ……

    江柔沒想到自己在葉晨家一住就是幾個月,她的結核病打點滴加吃藥一共用了3個月治好。

    葉晨按時上下班,而江柔則是去醫院之余天天待在家里。還好有遠程辦公軟件,還好她不用做實驗,不然她這學期就廢了。

    這幾個月發生了一些大大小小的事,周晴參加了國際醫生項目,跟著她的老師去支援非洲國家去了,江柔工作之余還在為她提心吊膽。她從孟可的小道消息聽到,以前中學時往她鞋里放釘子的文霞菡,后面考上了公務員,最近成了蒼蠅老虎一起打的“蒼蠅”,成為了人人不齒的笑話。

    當江柔聽到文霞菡的消息時,心里閃過了果然如此的念頭。

    真是一樣的米養百樣的人。

    在江柔看來,似乎最可怕的時候已經要過去了。但是對于張明珺而言culture  shock一直都解決不了,距離和時間也沖淡不了她對那個人的思念。

    最近這些日子,張明珺聽見了很多針對華人的刑事案件,有人在夜晚朝華人女子潑硫酸,還有人走在路上因為黑眼睛黑頭發的東亞面孔被打。

    社區里的一些華人都有槍。張明珺對這里的文化和環境有些不太能接受。

    她點開了手機很久沒有打開的,盯著顏利磊的頭像看了好久。他的頭像一直沒變過,朋友圈也還是那幾條。也不知道這個號他還用不用。

    她忍不住地給他發了幾條消息過去

    明明如月:在嗎?

    明明如月:我后悔了。

    文學館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广东麻将节节高是什么 东北麻将的玩法图解 天津时时彩计划专业版 甘肃11选5铁定规律 天天斗棋牌? 腾讯欢乐捕鱼大战官网 上海打麻将新规定 甘肃十一选五基本走势 怎样确定股票是上升趋势 河北排列7结果 天天爱捕鱼攻略和秘籍 吉祥麻将下载安装 幸运28开奖工具 中国股指期货配资网 广西快三开奖结果彩控 最新手机棋牌游戏平台 闲来陕西麻将苹果手机怎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