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思路客 > 一江春水平 > 6、婚事1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bmlfpoa.cn/最快更新!無廣告!

    7月份,病魔的陰影終于散去。江柔掰掰指頭,這半年她只上了一個月不到的課。真是不敢想象,在這半年里,她居然一直住在葉晨家。就在不久前,葉晨跟她求婚了。江柔有些害羞地看著手指上的戒指,今天她和葉晨要一塊回喬竹看望自己的母親,順便商量一下婚事。

    前些日子她已經去拜訪了葉晨的父母,他的父母都是很好的人。

    中午,飛機落地。江柔和葉晨兩人坐上大巴往縣里趕去。

    隨著目的地越來越近,葉晨也越來越好奇。江柔的家鄉是什么樣子?她的工廠是什么樣子?

    傍晚兩人提著行李箱站在門口,現在才7點。任靜可能還沒回來。

    江柔摸出鑰匙打開門

    屋子被收拾的窗明幾凈,一屋暖黃的燈光,看著很溫馨。還從廚房傳來一陣飯香味。

    聽到動靜,從廚房出來一個穿著圍裙的女人,她看著面色紅潤,臉上洋溢著喜氣。

    任靜看著葉晨,眼睛里的笑都藏不住,“小葉是吧,快坐快坐。”

    “阿柔,快招呼客人。”

    葉晨把他帶的禮物遞了上去,臉上帶著誠懇的笑,“伯母你好,我是葉晨。”

    “誒。好,好。”任靜笑的嘴都合不攏,這小葉長的一表人才,她越看越順眼。

    “你們在客廳先坐,我還有幾道菜。”

    說完任靜就進廚房去了

    江柔拉著葉晨坐在客廳剝橘子,“媽,不要做太多了。我們不餓。”

    廚房里一陣噼里啪啦的聲響,任靜根本就沒有聽到她說什么。

    葉晨接過江柔塞給他的橘子,“怎么辦,我還有點緊張呢。”

    江柔好笑的看來他一眼,“緊張什么。”

    “你媽不滿意我怎么辦?”他們兩個分分合合的。

    “不會的,‘丑’媳婦兒才害怕見公婆呢。你要對自己有信心。”

    ……

    夜晚

    王嘉然和顏利磊,在錦城的家里坐在陽臺看著夜景,兩人的桌前各自放著一杯酒,顏利磊的頭發,很短,皮膚黝黑看著很堅毅,這幾年的軍營生活極大的鍛煉了他。

    王嘉然皮膚白皙,和以前相比他已經不再是一副少年模樣,變成了一個高大冷峻的男人,氣勢逼人。

    王嘉然晃著酒杯看著很久不見的老友,心里有些親切,那些過往的孩提趣事又浮現出來。他的朋友很少,眼前的這個算一個。

    顏利磊和他是從小一起長大的朋友,感情很好。顏立磊最近難得休假,回來了西蜀。兩人就約出來聚了聚。

    敘舊一陣之后,顏利磊拿著酒杯扭扭捏捏的,他臉有點紅,“嘉然,我跟人求婚了。”

    王嘉然有一些驚訝,“和誰?”

    顏利磊輕聲說了一句,“張明珺。”

    “我們以前感情很好,這次想定下來算了。”

    王嘉然驚訝起來,“你們不是分手了嗎,張明珺不是移民了嗎?”

    “她回來了,找我復合。”

    王嘉然嗤笑一聲沒有多說,“你自己想好。”

    反正他是看不上這種心志不堅的回頭草的。

    “干嘛一副這么不屑的樣子。”

    “我沒有。”

    顏利磊晃晃酒杯,突然記起來什么似的,“對了,你知道嗎。江柔要結婚了,請了明珺去當伴娘呢。”

    王嘉然的心臟似乎被重重擊打了一下,“江柔?”

    “是啊,據說是她學校的一個學長。婚期都訂下來了。”

    “葉晨?”

    “唉,好像就是這個名字。你怎么知道?”

    “我學校的師兄。”

    顏立磊笑笑,“這個世界還真是小。”

    王嘉然默不作聲,現在聽到這個名字他又記起了那一場陳年舊夢,那是唯一一個贏得了他愛情的女人。可是她卻那么不屑。王嘉然是一個極端的人,不管做什么事他要做到最好,要什么東西他也只要最好的。但是他的愛情,他最好的愛情卻怎么都得不到。

    王嘉然突然想笑,他記起了當年那個猶豫不決,被僅剩一點的良心折磨的自己。

    聽到江柔的婚訊,王嘉然現在有點后悔,那時的軟弱竟給自己造成了這么大的遺憾。沒有愛情把人強占了也行啊,忙活半天什么都沒有。這是他投入與收益最不成正比的買賣。

    呵,這兩人都要結婚了。

    他給自己的杯子加了一點酒,輕輕抿了一口。

    什么東西讓自己不好過,拋棄掉就行了。沒什么大不了的。

    這些年他經歷了很多,現在回頭看以前的自己,那完全就是少年人的猶豫與軟弱。虧自己以前還被那點可笑的猶豫和良心折磨了這么久,不就是打了幾巴掌么?

    不聽話就是要狠狠地馴服,人都是個賤骨頭,他的愛情之所以失敗只是因為他沒有找對方法而已。什么愛不愛的,讓她離不開就好了。

    當王嘉然的愧疚褪去之后,他也在反思自己,當初他對江柔太好太憐惜了一些,他應該要再有手段一點。回想起當初的自己,他有一種自己是個被女人牽著鼻子走的可憐蟲的感覺。

    顏立磊看著王嘉然臉色黑黑,似乎心情不好的樣子

    “你在想什么,臉黑的跟煤炭似的。”

    王嘉然斜瞟顏利磊一眼,皮笑肉不笑,“傷心一下唄。畢竟女神要結婚了。”

    顏立磊有些驚訝,“還有這出?”

    “是啊,我們大學還談過呢。”

    顏立磊嘖了兩聲,他居然都不知道,“那人家結婚肯定不會邀請你的,前男友。”

    王嘉然笑笑,“確實沒有。對我恨之入骨呢。”

    “怎么說?你玩弄人家了?”

    顏利磊之所以這么問,是因為王嘉然這幾年浪的沒邊。像突然變了個人似的,身邊的女人換的很頻繁,圈子里他的桃色新聞也不少聽。

    王嘉然冷笑一聲,“她玩弄我還差不多。”

    這兩人肯定有一段事。顏利磊也不多問,只是規勸道:“你還是別玩了吧。名聲壞了多少錢都救不回來,而且越玩心越野。”

    王嘉然漫不經心地喝著酒,也不知道聽沒聽進去。“不說我了,我自己有分寸。沒有你們這么幸運能‘從一而終’,那我閱盡花叢也不過分吧?”……

    文學館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广东麻将节节高是什么 极速飞艇大单稳赚 青海快3开奖号码今天71起 资产配置基金管理 上海十一选五开奖结果一定有 金管家期货配资真实吗 贵州快三下期预测分析 博彩公司权威博彩网评级机构dj6s 七星彩怎么才算中奖 北京快三投注 快乐10分开奖 急速赛车开奖数据 股票代码 湖北快3历史开奖结果 正规炒股要看领航官网 天津快乐10分玩法介绍 幸运农场中八个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