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思路客 > 人類命運之簽 > 第五十八章 地下水牢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bmlfpoa.cn/最快更新!無廣告!

    伊麗沙白希望的一幕出現了。

    她心說,哼,打你?打你還是輕的,賣官鬻爵就不說了,你還到處招蜂引蝶,勾引男人,敗壞了王室的風氣,辱沒了國王的聲威,國王早有耳聞。當這樣一個綠帽國王,這口氣能忍多久?看哪一天不休了你,說不定還會收拾你呢。

    她想起了那個暗無天日的水牢,還有恐怖瘆人的蝎子洞,心里發出陣陣竊笑。

    不過她嘴上卻像抹了蜜一樣甜:“哎呀,我的漂亮妹妹,國王打人還不是家常事,他不是也打過我嗎?誰沒挨過打呢?他整天沒別的事做,打打人,鬧鬧氣,引起點小風波,也算一種生活的調劑呢,是不是啊?”

    “哼!”海倫娜彆過頭去,兩片腥紅的嘴唇撅得老高。

    游泳池中,還在進行“人鯊大戰”。

    李察一個猛龍翻身,躍上空中,用魚叉狠狠扎中了一條鯊魚的脊背,那條鯊魚吃痛不起,甩頭甩尾,一陣掙扎。游泳池中的水濺了上來,打濕了兩位王妃的衣裳。

    “啊……啊……啊……!”女人們發出刺耳的尖叫躲避著。

    說時遲,那時快,李察撥出魚叉,又一下狠狠扎了下去,這一下扎中了鯊魚的脖子,鯊魚遭到了這致命的一擊,頓時萎靡瑟縮起來,一陣無力的掙扎過后,沉了下去。鯊魚的鮮血頓時染紅了整池水。

    不久,“咕咚”一聲,鯊魚翻著白肚皮浮了上來。

    人們驚呆了、嚇傻了,眼睜睜地看著一條鯊魚------死掉了。

    這個李察,還真不簡單,羅丹在一旁暗自替他高興。

    李察也被自己的行為震驚了,他不相信眼前發生的一切,那個吃人的、三百來斤重的大家伙,居然被自己干掉了,這一切不是做夢吧?

    羅丹向泳池中的李察使了個眼色,李察會意,舉著魚叉向另一條鯊魚游去。

    那條鯊魚也算有點靈性,看見自己的同伴被人扎死了,它覺得這人不太好惹,急忙甩了甩尾巴,一個魚躍,竄上了泳池,扭巴扭巴地向草地上爬去。

    保鏢們嚇壞了,趕緊追了上去,生怕鯊魚上岸后咬了女仆或小孩,拿來了魚網,甩了過去,一下把鯊魚套了起來。制服了它。

    這場“人鯊大戰”,最終以李察的勝利而告終。

    王宮中的水牢,位于主樓地下三層。

    這是朝廷關押重犯的地方。

    這里終日不見陽光,陰暗潮濕,恐怖瘆人。一條長長的走廊,從地面通向地底的深處,每間牢房大概有十個平方米大小,外面都有一個大鐵門,鐵門上裝著粗粗的鐵柵欄。

    水牢里有齊腰深的污水,人關在里面,根本不能坐下,只能終日站著。而且這里的水冰涼刺骨,人關在里面,無不凍得渾身顫抖,身上的熱量很快就會散發完。

    大多數人進來活不了幾天,然后就抬出去,尸身喂了狼狗。

    李察死不招供,王妃一怒之下,就下令讓人把他關到這里來。王妃打算讓他真正嘗些苦頭。

    一輛裝著木籠子的囚車把他押進了皇宮。幾名獄卒押著他進入了水牢,然后被人一把扔進了水里,身后“哐啷”一聲,鐵門關上了,無邊的黑暗立刻包圍了他。

    進了這里,只有兩種結果,要么立刻投降,老實招供,要么就是等死。

    李察站在齊腰深的水里,頓時感覺寒氣逼人,寒冷徹骨。同時,一股股惡臭四面撲來,直往鼻子里鉆,熏得暈天黑地的,幾乎讓他窒息。

    他估計這里的水幾十年都沒有換過。而且空氣也不流通,臭氣熏天,簡直可以算是人間地獄。

    站了兩個小時,突然門開了,出現了兩個舉著火把的獄卒,手里提著兩條東西,“啪”地一聲扔進了水里,那人開玩笑地說:“先生,你的眼鏡蛇玩伴來了,好好地玩吧。”

    另一個獄卒驕狂地說:“你們比比本事嘛,來一場水中拳擊賽怎么樣啊,什么時候他把你吃了,或者你把它吃了,就是你的極樂時刻。”

    “啊哈哈哈哈……”兩名獄卒大笑著離開了。

    “完啦,這下算交待了。”李察心下大駭,知道肯定不是蛇的對手。

    他站水里,雙臂緊緊抱在胸前,恐懼地望著四周濃黑的水面。

    “哧溜,哧溜”,身邊似乎有什么響動,他一個激靈,估計可能是眼鏡蛇從他身邊游了過去。

    他由緊張變得害怕,由害怕變得恐懼,由恐懼變得顫抖,由顫抖變得絕望。

    緊緊地閉上了眼睛,等待著最后時刻的降臨。

    奇怪,人在放棄一切的時候,把自己完全交給命運去安排,危險反而不會那么快就接近了。

    突然,腦中電光石火一閃,他記起了魔女提霍的話:“你有三次活命的機會,在你危急的時刻,我會來救你。但只有三次。”

    李察立刻掏出魔鏡打火機,打著了火苗,片刻后提霍的臉出現了,還是那副吊死鬼模樣,面目猙獰,血紅的長舌伸出來尺把長,上面還滴著血。

    李察哀求道:“提霍啊提霍,請你救救我,我被希臘人關在水牢里,水里還有兩條眼鏡蛇,眼看我就要被蛇咬死了,請你教教我,我應該怎么自救?”

    提霍笑道:“李察,你是第一次求我,我會救你的。你點亮打火機,這個魔鏡永遠不會熄滅,蛇怕火光,它不敢靠近你。然后,你脫下鞋子,照蛇頭猛打,蛇會被打暈的,這時,你要豪不猶豫地把蛇皮用牙豁開,把蛇內吃掉,你就安全了。”

    提霍說完就消失了。

    李察打著了打火機,火苗“騰”地亮了起來,嗨,還真的靈驗,亮光照亮了整個水牢,水面跳蕩著粼粼波光,眼鏡蛇驚慌地游開了,再也不敢靠近他。

    李察在水中站了一會,覺得應該進行下一步了。

    他脫下了鞋子,舉在手中,當一條蛇靠近的時候,他猛力一擊,蛇被打暈了,他一把抓起眼鏡蛇,用尖利的牙齒,把蛇皮撕開了一個口子。

    蛇血立刻流了出來,他再用力,把口子擴大,露出了里面白花花的肉,他咬了一口蛇肉,唔,味道還真不錯。如果有鹽就更妙了。

    “咯吱,咯吱,咯吱”,他一口接一口地大嚼起來,因為他真的餓了。不久就把一整條蛇吃了個精光,吃得他滿嘴流油,滿臉是蛇血,但他自己是看不見的。

    有了第一條蛇的例子,下來就簡單了,過了一會兒,他又吃掉了第二條蛇。

    第二天沒人理他,也沒人前來送飯。

    等到了第三天,他聽見“嘩啦嘩啦”鎖鏈響,兩個獄卒打開了牢門,舉著火把走了進來。

    匪夷所思的一幕出現了,這個家伙居然沒死,而那兩條蛇卻不見了蹤影。

    難道出鬼了不成?獄卒詫異地看著李察,好半天才問道:“蛇呢?蛇去哪兒了?它沒有跟你接吻嗎?”

    “嘿嘿,蛇呀,蛇在這里呢。”李察指指自己的肚子。“很遺憾,它們跟我沒接吻,到是跟閻王爺接吻去了。”

    “什么?你你你……你居然把蛇吃了?”兩名獄卒眼睛瞪得溜圓。

    “這個不要命的臭小子,膽敢吃了毒蛇,真他媽的活膩歪了!好吧,好吧,再給他整幾條來陪陪他,讓他知道水牢是怎么吃人的。”說罷,二人怒氣沖沖地離開了。

    李察這下傻了眼,直呆呆地立在水里,他是又凍、又餓、又害怕,平生第一次有了“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的感覺。

    就在李察陷入絕境之際,有個人還在惦記著他,這個人就是拿麗莎。

    一開始拿麗莎就是被當作一條暗線來鋪設的。這是世界上任何一個間諜機構都慣用的老套路。她是任務很明確,就是緊緊跟在李察的后面,作他的影子,作他的備胎,暗中保護他,響應他,甚至作他危機時刻的天降奇兵。

    首先,她不能暴露自己,她得隱蔽得很深很深,作一條變色龍,要不斷地改變容貌,改變裝束,甚至改換身份。

    這些都難不住她,因為她本身就是一名出類拔萃的間諜,不同的只是來自天狼星而已。

    李察直到目前還沒有慘遭敵手,還沒有死于非命,跟她在后面暗中保護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雖然這種關系暫時還不明顯,但隨著時間的推移,這種重要性就會逐步顯露。

    當李察登上那條從梅爾辛港到希臘雅典港的“東方王子”號郵輪時,她就喬裝跟上了船,為了更好的隱藏自己,跑進了餐廳,應聘當上了一名專門端盤子的女侍。

    她遠遠地關注著李察的一舉一動,時刻跟蹤著他,暗中保護著他。她發現李察追蹤和暗殺的目標是索伯,但李察屁股后面也長了幾條尾巴,她知道,李察被人反跟蹤了。

    但她沒有驚動那些反跟蹤的人,她的首要任務就是不能暴露。她本想暗中通知李察已經暴露,但想來想去沒有更好的時機和辦法。

    跟蹤別人的同時,也在被別人跟蹤;暗殺別人的時候,也可能被別人先暗殺,這就是間諜的宿命。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广东麻将节节高是什么 福利彩票p62今晚开奖结果 北京pk赛车10官网 2019今晚香港开码结果 微乐江西麻将苹果版 大众麻将规则介绍 甘肃11选5最大遗漏 配资炒股找久联优配 重庆时时彩龙虎和软件 安徽25选5 中国铁建股票分析 吉祥棋牌游戏下载? 山西11选五走势图一定牛 福建36选7中奖条件 下载北京pk拾赛车官网 外围广东快乐10分 下载宁夏11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