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思路客 > 總裁大叔,余生請多指教 > 第六百七十四章有蟲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bmlfpoa.cn/最快更新!無廣告!

    就像這次,他雖然嘴上說著不管墨漫,可是自己一開口,他就答應來老宅,還準備了那么多,要說他不在意墨漫,鬼才信!

    如果墨時謙不自己說出來,誰知道他一聲不吭做了這么多事啊?

    視線落到她微紅的耳垂上,墨時謙不禁莞爾,“我想世界上最了解我的人,大概只有你了。”

    洛童童的臉蹭的一下紅透了。

    “我就當你是在夸我吧!”洛童童矜持的輕哼一聲,轉過身,試圖藏起臉上的紅暈。

    墨時謙看著她欲蓋彌彰的小動作,薄唇勾起一抹輕快的弧度。

    展志林的確是他打電話叫來的,不過不僅僅是想讓展志林安慰可能受傷的墨漫,更深層的原因,是他不想洛童童為了安慰墨漫,又把他一個人丟在家里。

    為了朋友就把他扔在一旁的事,洛童童可是沒少做過。

    不過這種事,墨時謙覺得還是別讓她知道為好。

    一回到家,洛童童匆匆忙忙的沖進浴室,泡了個澡,跌宕起伏的心情總算塵埃落定。

    她鞠了捧水,輕拍著臉頰,長舒一口氣。

    不知道怎么回事,每次跟墨時謙在一起,她總是很不正常……

    臥室里。

    墨時謙正要告訴洛童童吹風機在外面,手機忽然響了一下。

    掃了眼屏幕上的名字,墨時謙雙眸一冷,眼底劃過一絲寒意,“是她?呵。”

    真是個意料之外,卻又在情理之中的人啊。

    忽然間,洛童童攥著濕漉漉的頭發沖了出來,“墨時謙!吹風機去哪兒了,我沒找到。”

    墨時謙回過神,收起手機,“我放在沙發上了,等一下,我拿給你。”

    洛童童接過吹風機,狐疑的抬頭瞥了他一眼,“你又溜到陽臺上偷偷干什么壞事了?”

    “有么?你想多了。”墨時謙神色不變,按著她的肩坐下,“別動,我幫你吹頭發。”

    洛童童順勢把吹風機讓給他,聽話的坐下,嘴角不以為意的撇了撇。

    騙子,還說沒有!

    要是不心虛,他干嘛突然要幫自己吹頭發?

    墨時謙的演技其實并沒有那么好。

    不過既然墨時謙這么主動的“伺候”她,那她就不客氣了!

    洛童童瞇著眼,享受著堂堂的墨氏總裁幫她吹頭發的福利。

    手指輕柔的穿過她的發絲,酥酥麻麻的觸電感從頭皮接觸的地方傳遍全身,洛童童舒服的閉上眼,居然睡著了。

    “童童?”

    意識到她居然在吹頭發的時候睡著了,墨時謙有些哭笑不得。

    真是難為她了,吹風機這么大的聲音她也能睡著。

    墨時謙關掉吹風機,小心翼翼的抱起洛童童,把她放到床上。

    她身上還穿著浴袍,不是平時穿的睡衣,似乎很不舒服,眉頭緊緊皺了起來。

    沒等墨時謙反應過來,她在被子里滾了滾,浴袍被她踢出了被子。

    墨時謙愣住了,直勾勾的盯著裹成蠶蛹的洛童童,嘴角抽了抽。

    雖然被子下的風光很誘人,可是看到她的睡姿,很難讓人產生什么旖旎的心思。

    沒戒心的小丫頭,就這么在他面前睡著,真的把他當成柳下惠了嗎?

    墨時謙忍不住捏了捏她軟軟的臉頰,撿起地上的浴袍,進了浴室。

    次日。

    洛童童起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身上穿著睡衣,疑惑的皺了皺眉。

    她昨天晚上洗完澡,就換上睡衣了嗎?

    不記得了。

    換衣服的時候,洛童童忽然發現自己的脖子上多了幾個紅色斑點,頓時大驚失色,緊張的沖了出去,“墨時謙,臥室里好像進蟲子了!”

    墨時謙略一挑眉,“什么蟲子?”

    “你看——”洛童童把衣領往下拉了拉,露出了脖子上的紅點,氣鼓鼓的抱怨道:“這些不是蟲子咬的嗎?”

    看著她脖子上留下的罪證,墨時謙心虛的攥了攥拳,故作鎮定的點點頭,“看來是得好好清理一下了,需要我幫你上藥嗎?”

    “不用了,明天應該就消了。”

    洛童童拉上衣服,滿臉狐疑的走開了。

    奇怪,難道不是墨時謙干的?

    她又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傻白甜,看到脖子上的痕跡,她第一時間想到了吻痕,才故意試探了一下墨時謙。

    出乎她的意料,墨時謙的反應太平靜了,臉上一點心虛的模樣也沒有,似乎真的與他無關。

    這讓洛童童不禁有些懷疑自己是不是太疑神疑鬼了。

    雖然這些痕跡很像吻痕,不過也有可能是蟲子咬的,又或者過敏……

    也不一定就是吻痕吧?

    洛童童陷入了自我懷疑中,肩上忽然一重,“去換件衣服遮一遮吧,這件衣服太明顯了。”

    “嗯。”

    洛童童噠噠噠的進衣帽間重新挑了件高領的衣服,心里卻松了口氣。

    呼,看來真的不是墨時謙干的。

    不然按照他的尿性,一定會特別得意,恨不得所有人都看到他的“杰作”才對!

    只不過她還是搞不太懂,家里每天都有人打掃,怎么會突然冒出蟲子呢?

    洛童童皺著眉,慢吞吞的換好了衣服。

    洛童童對墨時謙的那些分析的確沒錯,只是她卻忘了一件事,墨時謙對自己的“所有物”有著超乎常人的獨占欲。

    如果是為了解決沈奕澤這個情敵,他還有可能讓對方看到自己在洛童童身上留下的印記。

    今天明顯用不著。

    新的一天,在兩人的斗智斗勇開始了。

    墨氏,總裁辦公室。

    墨時謙低頭處理著文件,一邊不忘分心提醒說道:“待會兒財務部來做完報告,我們出去一趟,白凡送來的資料你收到了嗎?”

    “在我這兒!”洛童童拍了拍桌上的資料,疑惑的問道:“這些不是我們跟造藝那邊合作的資料嗎?是不是合同要到期了,打算去跟那邊談談之后續約的事?”

    墨時謙手一頓,抬起頭來,臉色忽的沉了下來,嚴肅的回道:“不,我打算帶你去出氣。”

    洛童童愣了一下,“什么出氣?”

    現在可是工作時間!

    墨時謙放下鋼筆,手指輕敲著桌面,神色冷峻,“那天酒會上的事,不是意外。”

    “你說裙子……”子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广东麻将节节高是什么 新手炒股软件哪个最好 私募基金配资是什么 贵州11选五开奖手机版 凤凰配资 炒股平台下载 广东快乐十分历史开奖查询 中原风釆22选5最新开奖 江西十一选五近100期电脑版 重庆时时全天计划50期 恒瑞炒股配资 股票行情分析方法 15选5开奖结果今天 福彩3D过滤器 群英会遗漏数据 江西十一选五开奖视频 双色球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