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思路客 > 諸天第一仙 > 第九章 驚雷箭,秦林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bmlfpoa.cn/最快更新!無廣告!

    這時,三名中年男子走進山洞,當看見張塵時三人先是愣了一下,隨后,其中一人拿出一幅畫卷和張塵對比了一下。

    “老大,沒錯,就是此人。”拿出畫卷的人道。

    另一邊,張塵聽的是一愣一愣的。

    “小子,跟我們走一趟吧!”為首男子看著張塵道。

    “我若不呢?”張塵看著三人。

    “那就別怪我們兄弟三人動粗了。”三人威脅道。

    “能否和我說下你們為啥要抓我。”他雖猜到了一點,但依舊不是很明確。

    “你不知道?”三人中為首之人問道。

    “我該知道?”張塵反問道。

    “自己看。”拿畫卷之人把手中的畫卷丟給了張塵。

    張塵伸手接過,當看到畫卷上的內容后,不禁皺起了眉頭。

    “懸賞通緝令,松鶴學府和年家可真看的起我。”張塵淡然一笑。

    “張塵,不怕告訴你,如今臨沂城方圓五十里都找尋找你,不過,看樣子倒是便宜了我。”

    “張塵,別耽誤時間了,走吧!”為首的男子說道。

    “那就……上路吧,太清指。”

    突然,張塵把靈力匯聚在食指,一指點出,一道淡青色光芒,爆射而去。

    還沒等男子反應過來,直接射穿了中年男子的胸口,中年男子頓時沒了生氣,倒了下去。

    “大哥。”

    “大哥。”

    “小子,你找死。”另外兩個男子見狀,滿臉憤怒。

    霎那間,張塵同時受到兩人的攻擊。

    張塵一個側身,躲過一人的攻擊,另外一人的拳勁已至,張塵急忙抬起右臂格擋。

    砰!

    張塵被震退數步。

    “不行,得盡快脫身,時間拖的越久,對我就越不利。”張塵心里暗想著。

    隨后,張塵全身靈力運轉,低喝一聲:“八極崩。”

    一拳轟出,拳勁如雷,兩名男子齊齊出拳對上張塵的拳勁。

    轟!

    雙方瞬間被震退,忽然,張塵眼睛一亮,抓住一絲機會,迅速逃離山洞。

    “小子,哪里跑。”兩名男子追了上去。

    一時間,你追我趕,這讓張塵很是頭疼。

    此人二人雖修為不高,但體魄似乎很強,若是被此二人拖住,鬧出的動靜會越來越大,附近的人估計也會趕來,到時候他真的是想跑都跑不了。

    “小子,你跑不了。”后面的兩名男子緊追不舍。

    “等你們先追到我再說吧!”張塵再次提速,想要甩開這二人。

    咻!

    突然,一只箭朝著張塵爆射而來。

    “不好。”張塵暗叫一聲。

    張塵想要閃避,但卻慢了一步,那只箭射進了張塵的左臂。

    張塵悶哼一聲,右手拔出箭,扔在了地上。

    后面二人見張塵受傷,心中大喜,大喝一聲:“哪里跑。”

    張塵轉身,一指點出,淡青色指芒迸發,射向其中一人。

    “給我破。”

    那人一拳轟出,直接轟碎了淡青色指芒。

    “驚雷箭。”

    剎那間,一道驚雷般的箭羽射向張塵。

    “太清指。”

    張塵再次迸發一道指芒,與那射來的箭羽撞擊在一起。

    瞬間,整個山林都猛然一震,旁邊的花草樹木被二人的余波震的轟然倒塌。

    “是驚雷箭秦林。”跟隨在張塵身后的二人認出了射箭之人。

    “既然秦林來了,他跑不了了。”

    秦林,一位練體境后期的高手,箭道造詣非凡,一手驚雷箭法使得出神入化。

    “小子,拿命來。”

    一名中年男子,掏出一柄大刀,劈向張塵。

    咻!

    一道箭羽射向男子,拿刀的中年男子暗嘆一聲不好,刀鋒一轉,劈向箭羽。

    “秦林,你什么意思?”拿刀男子怒問道。

    “什么意思?此人是我的獵物,你們二人滾吧,否則,我不介意連你們一起宰了。”暗中,秦林的聲音響起。

    兩名中年男子心有不甘,但迫于秦林的實力,最終只能退走。

    “小子,你若跪下來求我,我可饒你一命。”秦林的聲音再次響起。

    “我跪你奶奶個腿。”張塵大罵一聲。

    “哼,敬酒不吃吃罰酒,驚雷—游龍箭。”秦林一箭射出。

    此箭宛如雷龍一般,龐大的雷電之力席卷而來。

    張塵再次施展太清指,指芒對上游龍箭,“轟!”的一聲,張塵的指芒瞬間被游龍箭毀滅。

    “小子,死在我這一箭之下,你足以自傲了。”秦林淡然的說道。

    而就在游龍箭快要射中張塵時,白光一閃,張塵消失在了原地。

    當空氣中的灰塵散去后,早已沒了張塵的身影。

    另一邊,暗中的秦林眉頭微微一皺,他竟然感受不到張塵的氣息,仿佛張塵直接消失了。

    ……

    另一邊,被萬法天書吸入書界的張塵,躺在地上喘著氣,他的左臂還一直不停的在流血。

    小靈蹲在地上看著張塵,笑了笑,道:“刺不刺激。”

    “刺激個鬼啊!差點就沒命了。”張塵一邊喘著氣,一邊道。

    有那么一瞬間,張塵真的認為自己過不了了。

    “只有在生死之間,才能激發出潛力。”小靈用手托著下巴道。

    “這樣的事,我絕不想再來一次,太折磨人了。”張塵心有余悸的說道。

    “對了,你為啥不早點把我弄進來。”張塵問道。

    “若早把你弄進來的話,你怎么會體驗到這種緊張刺激敢。”小靈輕聲道。

    張塵:……

    “你先好好療傷吧,外面那人還在那。”小靈站起身,道。

    “小靈,你能不能把那個人解決了?”張塵問道。

    “可以,但沒必要,他要殺的是你,又不是我,我為什么要幫你解決?再說了,這種小打小鬧你要是解決不了的話,那就盡早和萬法天書解除關系吧!”說完,小靈便走了,不過走之前扔給了張塵一枚玉簡。

    有了第一次的經驗,張塵也知道了玉簡是怎么用的。

    張塵把玉簡放至眉心處,一股信息浮現在張塵的腦海中。

    當了解之后,張塵心中大喜,這一枚的玉簡給他帶了一本武技,但這本武技卻不是攻擊類的,而是輔助類的,名喚:太乙清木術。

    太乙清木術,是一本恢復傷勢的武技,若是修到大成時,只要不是受到致命傷,一念間,便可恢復如初。

    “驚雷箭,秦林,洗干凈脖子給我等著。”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广东麻将节节高是什么 幸运28官网下载地址 福建体彩36选7今天的开奖号 致富网赚论坛网址 大唐麻将山西 上海时时彩哪儿买的 东方6+1开奖结果 竞彩足球比分直播 哈灵浙江麻将群 3分彩骗局 股票跌了要赔钱吗 山西省十一选五走势图 广西快3遗漏值 11选5万能八码必中一注 捕鱼游戏变赌博 申城棋牌如何充值 微乐山东麻将有没有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