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思路客 > 人魔之路 > 第756章 鎮壓兇獠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bmlfpoa.cn/最快更新!無廣告!

    獨角巨猿巨大的拳頭緊握,一拳對著他轟了過來。

    跟它保持一樣動作的,是它的法相,此刻亦是一拳向著北河轟來。

    北河翻手將滅龍鞭收起,而后取出了一根三尺長棍。體內魔元還有肉身之力鼓動,對著獨角巨猿這一拳砸了下去。

    “鏘啷!”

    當三尺長棍砸在獨角巨猿法相緊握的拳頭上,北河的虎口當即崩裂開來,手臂只覺得一陣發麻。

    這時他的身形向后退去,體內法力翻滾,五臟六腑宛如翻江倒海一般難受。

    獨角巨猿只是一頓,就嘿嘿一笑,繼續向著他沖殺而來。

    “唰!”

    就在這時,一條長長的巨影,向著它呼嘯而至。

    獨角巨猿身形一頓,看也不看的一拳砸向了身后。

    “嘭”的一聲,罩住此獠的法相,一拳轟在了夜麟的蛟尾上。

    在這一拳之下,只見夜麟堅硬的鱗片,好似不堪一擊,尾部直接炸開,粘連著血肉的鱗片,向著四周飛射。

    一時間從此獸的口中,傳來了一聲悲鳴。

    在一拳將夜麟給重創后,獨角巨猿驀然轉身,又是一拳對著準備向它偷襲的季無涯轟了過去。

    這一拳速度奇快,眨眼就到了季無涯的面前。

    季無涯將手中的伏魔杖雙手緊握,橫擋在了面前。

    “嘭!”

    只見獨角巨猿法相的這一拳,結結實實轟在了季無涯橫檔在面前的伏魔杖上。

    遭此一擊,季無涯口中鮮血狂噴,向著后方倒射了出去,“轟隆”一聲,砸進了一座山體中。

    而這一次,這具金甲煉尸似乎再也站不起來。

    “唰!”

    獨角巨猿向著北河電射而至。

    北河臉色大變,身形立刻向后退去。

    獨角巨猿自然不可能放過他,此獠緊緊貼著北河前行,同時法相雙拳交替,不斷對著北河轟出。

    北河一咬牙,將手中的三尺長棍揮舞了起來,砸在此獠法相激發的雙拳上,發出了陣陣鏘鏘之聲。

    過程中他不斷后退,似乎毫無抵抗之力。

    “轟!”

    只是數個呼吸的功夫,只見北河的后背就撞在了一座山體上。

    “你死定了!”

    獨角巨猿笑容極為猙獰。

    而后它的攻勢沒有絲毫停頓,繼續對著后背撞在山體上的北河狂轟濫炸。

    霎時,北河被不斷向著后方轟退,后背撞在山體上,將山峰貫穿了一個大洞。

    此時的他,手臂已經徹底失去了知覺。整個緊握三尺長棍的手掌也崩裂開來,鮮血咕咕流淌。

    眼看他就要招架不住,北河翻手取出了一張離弦錐,并立刻將此符給激發。

    霎時,離弦錐光芒大漲,而后攪動了起來,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漩渦。

    “咻!”

    下一息,這個漩渦就帶著勢如破竹的沖擊力,向著獨角巨猿的法相轟了過去。

    與此同時,北河爆發出了體內的肉身之力,頂著漩渦向前一路狂沖。

    這一幕發生的奇快,以至于獨角巨猿都有些猝不及防。

    眼看漩渦轟來,此獠雙臂交叉成十字形,擋在了胸前。

    接著,離弦錐形成的漩渦,就轟在了此獸的雙臂上。

    在這一轟撞之下,獨角巨猿的身形向后退了一步。

    而這一退就仿佛一發不可收拾,開始向后連連退去,雙腳踩踏之下,發出了咚咚的聲響。

    此獠極為驚怒,似乎它沒想到離弦錐的威力如此之大。

    一時間就見它被此物給頂撞著,從山體上撞出的那個大洞踉蹌退了出來,重新踩在了半空。

    “嘭!”

    不過到了這一步后,轟在此獠身上的漩渦,終于潰散開來。

    漩渦后方的北河,身形乍現而出。

    此刻的他臉色有些蒼白,胸膛更是在劇烈的起伏。顯然剛才那一番動作,消耗了他不少的力氣。

    而當從山體中掙脫出來后,北河不再遲疑,他體內魔元鼓動,張嘴之下一拍后腦。

    一尊閃爍著五色光芒的五層寶塔,就被他給祭了出來。

    此物正是被他當成了本命法器祭煉的五光琉璃塔。

    方一將此物祭出,北河便心神一動。五光琉璃向前呼嘯而去的同時,體積大漲。

    眼看無光琉璃宛如小山一樣撞來,獨角巨猿一拳轟出。

    “當!”

    這一拳砸在五光琉璃塔上,發出了一聲渾厚的鐘鳴。

    只見五光琉璃塔一頓,而獨角巨猿的身形,也向后退了一步。

    見此北河神色微微一喜,接著他手指掐動,口中念念有詞。

    一時間五光琉璃塔體積再次暴漲,化作了十余丈之巨,并向著頭頂呼嘯而去,懸浮在了獨角巨猿頭頂數十丈。

    獨角巨猿驀然抬頭,就看到在五光琉璃塔的底部,有一個黑黢黢的漩渦。而從這個漩渦中,它還感受到了一股危險的氣息。

    “呼啦!”

    就在這時,五光琉璃塔陡然向著下方的此獠疾墜而去,看其架勢,似乎是要將它給罩在其中。

    關鍵時刻,此獠身形一花,就要向著遠處掠去。

    “嗡!”

    從五光琉璃塔底部的漩渦中,爆發出了一股驚人的吸扯力,將它給罩住。

    僅此一瞬,此獠的身形就為之一頓。

    但是隨著它體內法力鼓動,罩住此獠的法相,體積驀然大漲,化作了五丈之巨。這時它的肉身之力,也立刻暴漲。

    “轟隆!”

    頭頂一道悶雷傳來,而后一朵朵烏云開始向著中間匯聚,一股源自于天地間的驚人威壓,壓在胸口讓人喘不過氣來。

    獨角巨猿心中生出了一絲驚懼,若是它繼續激發封印之力的話,雷劫必然會降下。

    好在此刻他爆發的肉身之力,足夠它將五光琉璃塔底部那個漩渦中散發的吸扯力給掙脫。只見它用力一震,身形立刻脫離了束縛。

    就在它準備避開頭頂疾墜而來的無光琉璃塔時,突然間大片黃色靈光照耀在了他的身上。

    赫然是在它不遠處的彥玉如,此刻出手了。此女手持一只玉如意,法力注入其中后,從玉如意上激發了大片的黃色靈光。

    這些黃色靈光具有驚人的束縛力,照耀在獨角巨猿身上后,此獠的身形再次受阻。

    當年她就是仗著這件寶物,使得季無涯無法靠近她分毫。

    “找死!”

    這時獨角巨猿看著彥玉如勃然大怒。

    而將此獠給禁錮,手持玉如意的彥玉如,臉色微微蒼白,顯然她體內的法力在劇烈消耗。

    獨角巨猿大手一揮。

    “咻!”

    不遠處的半空,被五子禁靈環給禁錮的符寶小劍,這時趁著北河一心操控五光琉璃塔,頃刻間掙脫了五子禁靈環的束縛,拖著一道黑色尾光,向著彥玉如的后背爆射而去。

    彥玉如神色一變,如果她轉身抵擋身后的符寶小劍,那么前方的獨角巨猿就會掙脫出來。

    而若是她無動于衷,她必然會遭到重創。

    “嗷!”

    關鍵時刻,只聽一聲龍吟傳來。

    一只遍布鱗片的龍爪從天而降,一掌拍在了那柄符寶小劍上。

    “鏘”的一聲,只見符寶小劍在夜麟一拍之下,斜斜飛了出去。

    彥玉如心中一喜,繼續操控著手中的玉如意,激發出片片濃郁的黃色靈光,照耀在獨角巨猿的身上。

    獨角巨猿震怒無比,而眼看頭頂的五光琉璃塔已經距離他只有十丈不到。

    此獠對著不遠處一座山體遙遙一抓。

    “嗖!”

    深入山體中伏魔杖,宛如箭矢般對著他激射而至,并被他的法相給一把抓在了手中。

    驀然抬頭,此獠看著頭頂墜下的五光琉璃塔,只見一股奇異的波動從它的法相上蕩開,而后它手中的伏魔杖,就表面光芒大漲。

    接著它將伏魔杖向著頭頂的五光琉璃塔,猛然一頂,杖頭悍然轟在了五光琉璃塔底部的漩渦上。

    “轟!”

    當五光琉璃塔砸在此獠手中的伏魔杖上,獨角巨猿的身形猛然往下一沉。

    “喝!”

    只聽它口中一聲爆喝,體內法力毫無保留的鼓動,身形顫抖間,試圖將頭頂的五光琉璃塔不斷向上頂。

    而后就見二者竟然僵持在了半空。

    不遠處手指掐訣,口中念念有詞的北河,此刻體內的魔元在飛快的消耗,就是這么一會兒的功夫,他體內的魔元就已經消耗了一半之多。

    “唰!”

    只見他的身形驟然從原地消失,再度出現時,已經在五光琉璃塔的上方。

    “給我鎮!”

    北河一聲怒吼。

    語罷,他的身形筆直向著下方激射而去,雙腳踏在了五光琉璃塔的塔頂。

    而他的動作,就像是壓死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在他一踏之下,五光琉璃塔往下一沉。

    而后那個漩渦就將獨角巨猿還有他手中的伏魔杖,一同給吸入了其中。

    巨大的五光琉璃塔去勢不減絲毫,繼續向著下方疾墜,最終“轟隆”一聲,砸在了大地上。

    一時間此物表面的光芒開始大漲,而從五光琉璃塔的內部,還能聽到一陣陣怒吼,以及咚咚的奇異聲響傳來。

    北河嘴角浮現了一絲冰冷,而后他掐動的法決一變。

    “嗡!”

    霎時,五光琉璃塔的塔身,頓時顫抖了起來。

    一股奇異的波動,亦是從中彌漫而出。

    隨即塔中的驚怒之聲更甚,并且只是片刻后,驚怒就化作了慘叫。

    而慘叫聲持續了一刻鐘,就戛然而止。

    至此,震顫的五光琉璃塔,也終于平靜了下來。其上散發的五色光芒,亦是逐漸暗淡。

    見到這一幕后,北河長長舒了口氣。

    隨著他心神一動,腳下的無光琉璃塔便開始收縮,最終化作了巴掌大小。

    在他一招之下,此塔激射而來,落在了他的掌心,被他托舉在了手中。

    看著面前的五光琉璃塔,北河舔了舔嘴唇。

    獨角巨猿即便是脫凡期修為,但是在落入此塔當中,也被五行之力給直接煉化了。

    如今對方還剩下神魂,他要將此獠的神魂給吞噬搜魂,挖出它身上的所有秘密。他除了對此獠的身份感興趣之外,那法相神通,他也極為眼饞。

    若是他能夠修煉出法相,那他的實力必然會再次大漲一節。

    不過在此之前,為了避免對方自爆,并讓他能對此獠搜魂徹底,他要先用一點手段才行。

    此事他倒不用著急,反正這獨角巨猿都落在了他的手中,對方是逃不了的。

    就用精魄鬼煙,先將對方的神魂之軀給熔煉一番好了。

    一念及此,遠處精魄鬼煙洶涌而來,盡數鉆入了五光琉璃塔中。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广东麻将节节高是什么 吉林福彩快三下载安装 福建快三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分分彩刷流水97注 上海期货大厦配资网 福彩快乐十分最大遗漏 黑龙江省 十一选五开 短线股票交流群 北京快乐8停业 金7乐怎么下载 好彩1开奖软件 股票涨跌家数 泳坛夺金如何中奖 贵州十一选五公式 赛车pk10开奖软件 5分快3推荐 山西快乐十分今日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