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思路客 > 蠱師又收徒了 > 第24章全靠氣勢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bmlfpoa.cn/最快更新!無廣告!

    罐子突然開口了:

    “小古,這玩意兒能放進蠱之境,是蠱術。”

    姜小古心中詫異,問張清婉道:“這詭蝶蟲到底是什么東西?”

    張清婉本來心中有鬼,加上姜小古冰塊一樣的聲音,嚴厲的神情,原本只是尋常的發問,在她聽來都成了質問。

    “唰”地一聲,

    張清婉挽弓拉箭,三支尖端閃著靈光的箭對準了姜小古兩人。

    姜鐘應一手持劍,一手拿出一張丹符,往里注入靈力。

    “你沒說實話。”

    “嗤!”張清婉嘲諷地笑道,“你也不掂掂自己幾斤幾兩重,一個廢靈根,我憑什么對你說實話?”

    姜鐘應眼角繃緊,一字一句地說:“你這句話,我記住了。”

    張清婉心中一悸,又為自己竟對一個煉氣修士露怯而惱怒,旋即把箭頭對準了姜鐘應,心中哼道:我對付不了你師父,還對付不了你?

    先傷他,引得姜小古去救他,也可以探探姜小古的底。

    一道白光閃過,姜鐘應和張清婉兩人同時出手。

    丹符中存著的筑基期落金術,打掉了張清婉的箭,光芒組成一個小山頭似的鼎器,朝她壓過去。地面震動,壓出一個深坑。

    在丟出丹符的瞬間,姜鐘應抓住小古飛奔起來。

    兩人沒跑出去百米遠,就被一人擋住了去路。

    “家主,你這是要去哪啊?”

    呂守廉笑嘻嘻地問道。

    “你并非方家人,不需要叫我家主。”

    姜鐘應回道,一句話就讓呂守廉臉上陣青陣白。

    姜小古嘆了老長一口氣。

    鐘應逃跑的時候還想著自己,這點很好,但他是不是傻了?就算不能飛,把靈力聚在腳底,也能借個力,怎么樣也比干跑快啊。

    姜鐘應有苦說不出,他的靈力已經被丹符吸空了,現在一絲都使不出來。

    “你剛才用那個,還沒有?再丟兩個出來。”

    姜小古碰了碰鐘應,壓低聲音道。

    張清婉已經從坑里爬了出來,與呂守廉成夾擊之勢,一前一后地守住了兩人。

    姜鐘應不明顯地瞪了她一眼。

    “你的蠱術呢?”

    姜小古不吱聲了。

    傀儡術現在傷不了人。蠱毒對付兩個筑基修士也夠嗆。

    師徒倆背靠著背。兩人都是曾經滄海的人,雖然此刻是窮途末路,但神情自若。

    占上風的張清婉和呂守廉兩人,比他們緊張多了,甚至不敢輕易進攻。

    “把詭蝶蟲交出來!”張清婉喝道。

    “你這么緊張詭蝶蟲,難道那是你叫方正養的?”

    “是又怎么樣?”

    “原來你才是小孩子被害的罪魁禍首!”

    姜小古沖著一直站在邊上看熱鬧的修士揮手,“你們還在等什么?快來拿下她。”

    別說被點到名的修士,就連呂守廉兩人都愣住了。

    呂守廉不停地用神識掃視著姜小古,想起她面對朱牙虎的種種,思忖半晌。

    “難道,你不是假裝,是真的沒有修為?”

    姜鐘應睨了他一眼,勾起嘴角嘲諷地笑了。“你親自過來試試,不就知道了。”

    聽聞這話,呂守廉又不敢肯定了,更不敢上前。

    “呂兄,怕什么!你來對付姜小古,我給你做后應。方義璉不足為慮。”

    呂守廉自然不肯,“張道友,你法力高深,我哪敢班門弄斧,還是你來吧。”

    兩人謙讓了半天。

    張清婉怒道:“你對家主出手,還想全身而退嗎?”

    “這是我和方家的事情,不勞道友擔心,”呂守廉反唇相譏,“但是道友要的返魂珠,可是在姜小古手里。”

    眼看兩人就要吵起來了,姜小古雙手往兩邊一伸:“你們都別出手!”

    姜鐘應瞅著她,這兩人再吵一會兒,他的靈力就全部恢復了,這個時候插什么嘴。

    “你們出手,必死無疑,我不想被別人說我欺負人。但我也不想你們欺負我徒弟。我看有個修為和你們相當的人,正躍躍欲試,不如就由他來吧。”

    姜鐘應搞不懂姜小古的想法,以為她是聲東擊西,伸手搭在她的腰帶上,隨時準備抓起她逃。姜小古卻伸手按住了他的手臂,讓他別動。

    這師徒倆已經夠難纏的,還有別的人?

    張清婉和呂守廉兩人如臨大敵,武器上靈光閃閃,一面提防著姜小古,一面掃視著旁邊的修士。

    “哪個不長眼的,想要逞英雄!”

    修士們正緊張地左探右望,一人“唰”地一下舉起了右手,其余人不約而同的后退三步,把他露了出來。

    朱雨橋瞪眼看著自己的右手,像是在看什么奇怪的東西。

    “朱雨橋!你這個叛徒!”

    張清婉尖聲喊叫道。

    “清婉師姐,別來無恙。”

    朱雨橋甩著右手,又不停地拿捏著。

    “你說我是叛徒,我可不敢茍同。叛徒是違背初心的,我拜入百獸門,就是為著竊技而去,怎么能算判呢?”

    和他的氣定神閑比起來,張清婉表情極為憤怒,頭頂似乎都冒出了一團怒火:

    “我要殺了你,為師兄報仇!”

    張清婉手一搭,一排箭已經射了出去。

    “這人是誰?”姜鐘應問。

    “不認識,路上遇到的。”

    趁著呂守廉失神的空擋,一直準備著的罐子把一養蠱罐的毒液都潑了過去。姜小古又丟出一個傀儡蠱。

    “鐘應,拿下他!”

    呂守廉手突然垂了下去,似有千斤重,提都提不起來,無法進攻,也無法結法訣,眼睜睜地看著姜鐘應撲了過來。

    待朱雨橋打敗張清婉,他腳下一點,跳到了姜小古面前,卻看到呂守廉已經被他們擒住了,動作竟比他還快。

    朱雨橋失望地嘆了口氣,“姜前輩,你不出手,果然是在故意拖延。”

    “沒錯。”

    朱雨橋又嘆了口氣,“是我聽到返魂珠太沉不住氣了,我不該用神識查看你的。”

    “沒錯!”

    姜小古背著雙手,“我故意拖延時間,就是想聽張清婉說出,這個,返魂珠是什么東西。她人呢?”

    “逃了,”朱雨橋仰天長嘆一聲,“我這個他們口中的‘叛逃’在這里,返魂珠也在這里,百獸門怕是不會善罷甘休。”

    姜鐘應目光敏銳地掃了他一眼。朱雨橋絲毫沒有放在眼里,他的注意力都在姜小古身上。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广东麻将节节高是什么 澳洲幸运10老群 幸运快三是国家的平台吗 幸运28害了多少人 重庆幸运农场计划网址 最新版姚记捕鱼下载 天津时时彩最新开奖结果福彩 北京十一选五走势 甘肃11选5前一推荐 通化大嘴棋牌官方 北京pc蛋蛋28公式 湖北30选5开奖公告 甘肃快三开奖结果500 资产负债表未分配利 科乐长春麻将手机版最新版下载 青海快三结果 七乐彩几个号算中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