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思路客 > 獵贗 > 第兩百四十章、沒有心!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bmlfpoa.cn/最快更新!無廣告!

    江來洗完澡下樓,施道諳已經做好了三個人的晚餐。

    “喝點兒紅酒?”施道諳看向何飄颻,出聲問道。他知道江來從不喝酒,所以根本就不用詢問他的意見。給他裝一盤子意面,一杯冰水或者熱檸檬茶,他能夠從頭吃到尾都不帶講話的。

    多像是別人家那些乖巧懂事的好孩子?

    “威士忌。”何飄颻出聲說道。

    “好的。”施道諳點了點頭,說道:“這兩年日本威士忌比較流行,因為口味清淡,極受中國人的歡喜愛,山崎、白州、響、余市、宮城峽、竹鶴這些一線威士忌品牌的經典酒款經常被搶斷貨......不過,我想讓你嘗嘗最純粹原始的蘇格蘭威士忌,那個才夠勁兒。”

    一般女人主動提出要喝烈酒的時候,一是酒量驚人,二是想要喝醉......女人不喝醉,男人哪里有機會?

    所以,何飄颻這是在主動制造機會。

    “正是我想要的。”何飄颻笑著說道,視線再一次轉移到埋頭吃面的江來身上,問道:“江來,你也喝一杯?”

    “我不喝酒。”江來說道。

    “沒關系,只喝一小杯......”

    “這次我喝一小杯,下次就會有人勸我只喝一杯......”江來拒絕,說道:“我不會給你們任何機會。”

    “......”

    施道諳取酒回來,笑著說道:“江來從不喝酒。”

    “不喝酒的話,那就少了很多人生樂趣。江來,你真的應該試試。”何飄颻看向江來,出聲說道。

    “你們有喝酒的樂趣,我有不喝酒的樂趣。你們喝的時候開心,我不喝的時候開心......我不勸你們不喝酒,你們就不要勸我喝酒了。”

    “......”

    施道諳聳聳肩膀,說道:“我和你說過,他就是這樣的人......不要嘗試讓他改變自己,因為最終改變的只能是你自己。”

    “我明白了。”何飄颻滿臉欣賞的看向江來,說道:“能夠堅持原則的男人,現在還真的不多見了。”

    “不是不多見,是你們不喜歡。”江來說道。他身邊堅持原則的人多著呢,自己的父親、云成之、宮錦、玲瓏、還有敦煌大院的很多手藝人......

    遺憾的是,那些有原則懂堅守的人,大部份都被市場淘汰了。

    “那你呢?你堅持原則的時候會被人喜歡嗎?”

    “我不在意別人喜不喜歡。”

    “......”

    施道諳看到飯局再一次冷場,端起面前的酒杯,說道:“來,大家第一次見面,我們喝一杯。”

    何飄颻端起酒杯,江來也端起了自己的熱檸檬水,三人的杯子「當」的一聲撞擊在一起......

    幾杯烈酒下肚,何飄颻狀似無意的看向江來,問道:“江來,《朱雀竹石圖》修好了嗎?”

    江來看向施道諳,施道諳搖頭說道:“我從不和別人說你正在修復的器件名稱。”

    修復師不向外界說起自己修復的器件名稱,是職業道德,也是行業規矩。譬如某位收藏大佬的某件藏品壞了,請了江來去修理。江來修了之后,自然不能到處宣揚我修了某某器件。一是會讓那件藏品貶值,畢竟,誰會愿意買一件被人修復過的「殘次品」啊?另外,也會給修復師和器件帶來不必要的麻煩和危險。譬如你在修的東西價值昂貴,就會被人惦記,有人鋌而走險前來偷竊搶劫......

    之前江來主動在微博上宣告自己修過《青銅人頭》,那是因為他和林初一早就有過商議,用這樣的方式為《青銅人頭》揚名,也讓更多人關注到《青銅人頭》的存在,至少,要讓侏羅紀的那些人注意到......

    何飄颻出聲解釋著說道:“江來你不要誤會,施道諳并沒有和我說起過這些事情。他也不會和我說你工作的事情。只是說來巧合,請你修理《孔雀竹石圖》的董育林老先生是我一位本家爺爺,我去他們家拜訪的時候,無意間聽到他說起這件事情.......要是以前,也不會在意。只是最近一直在施道諳的嘴里聽到你的名字,聽的耳朵都要起老繭了,看到你本人就坐在我的面前,所以就隨口問一問。”

    “原來如此。”江來點了點頭,繼續埋頭吃面。

    過了一會兒,他抬起頭看向何飄颻,說道:“我不會懷疑施道諳,所以......你不用解釋那么多。你解釋那么多,就像是我要懷疑施道諳似的。”

    “......江來,我不是那個意思。”

    何飄颻覺得自己實在是太難了,生存環境極其惡劣。

    之后她便再也不敢隨意和江來說話攀談了,只和施道諳喝酒調情,完全當作沒有江來這個人的存在。

    江來也樂得安靜,開開心心的把飯吃完,然后起身說道:“我先上樓了。”

    說完,便朝著樓上臥室走過去。

    “江來......”何飄颻想要用一個詞來形容江來,想了半天,說道:“確實是個孩子。”

    施道諳笑,說道:“所以,我很羨慕他啊。你說在這個世界上,還有誰比他活得更加隨意灑脫?”

    “怕是沒有了。”何飄颻搖了搖頭。“我們被人情物欲所困,掙脫不得。”

    “可以掙脫,只是不舍得放棄。”施道諳說道。“內心多么強大的人,才能夠做到只忠于自己?”

    “你呢?”何飄颻問道,她看著施道諳濃厚的眉毛,深邃的眼睛,就像是要沉溺其中一般,說道:“你忠于誰?”

    “我在想......”施道諳端起酒杯一飲而盡,聲音低沉的說道:“我在敦煌冰冷潮濕的洞窟里被老頭子撿回去的時候,這一生的命運就已經注定了......江來可以任性的原因是,他不欠任何人。我不可以任性的原因是,如果沒有老頭子,我早就是一個死人。”

    沉默良久,何飄颻出聲問道:“你對江來那么好,是為了報恩?”

    “報恩?”施道諳搖頭,說道:“如果沒有江來,我在這個世界上就沒有任何親人.......所以,你不知道我心里有多么感激......感激有江來在,我才能夠變成這樣一個......看起來還算正常的人?”

    “如果沒有江來呢?”

    “如果沒有江來呵......”施道諳笑,說道:“那我可能就沒有心。”

    :。: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广东麻将节节高是什么 20选五5开奖结果 北京小赛车开奖 快乐12遗漏查 闲来广东麻将 贵阳麻将冲锋鸡下载 股豆网配资 炒白银是什么 股票涨跌怎么算公式 2019年上证指数最低点 非公开发行股票是利好吗 2018年3d所有 今天江苏快三开奖结果 快乐12开奖结果四 福州麻将快速记忆口诀 广东麻将群一元一分入群 麻将革命50讲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