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思路客 > 三國之蜀漢中興 > 第1862章 回馬槍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bmlfpoa.cn/最快更新!無廣告!

    顏值一路追到北門,見此處賊軍眾多,只好守住街口,劉封吩咐過不必過分緊逼,便叫士兵在遠處放箭。

    黑夜之中鮮卑軍蜂擁出城,驚慌逃竄,城中百姓在房中觀察許久,發現漢軍殺入城中,看守的賊軍早已逃竄,驚喜欲狂,紛紛爬到屋頂上面觀戰。

    此時還有許多城中零散的鮮卑軍奔逃,城中人平日受盡賊軍欺凌搶掠,一見鮮卑兵逃過,便拿了磚石瓦塊往下打。

    鮮卑軍空被打得頭破血流,抱頭鼠竄,心中雖恨,此時卻無計可施,不趁著混亂逃出去,稍后大軍退走,他們連活命的機會都沒有了。

    程端玉見城中百姓登高助戰,用磚石屋瓦亂打賊軍,不由嘆道“尋常百姓尚且如此,可見鮮卑狗賊在城中罪孽深重,只恨那盧忠狗賊。”

    一面指揮人馬繼續清剿賊軍,同時派出一百精干屬下到府衙去搜盧忠,絕不能讓這混蛋趁亂走脫。

    軍民聯手,無形中激發了漢軍的士氣,眾兵將義憤填膺,此時西門也已經打開,童攸帶兵殺進城,二人合兵一處,直往北門殺來。

    “狗強盜,不得好死!”

    “殺死鮮卑狗,一個都不要放走!”

    百姓們在房上連哭帶跳,打罵跌倒零零散散的鮮卑軍,將兩月來受盡的欺凌和苦楚全都發泄出來。

    此時漢軍已經基本掌控了所有街道,賊軍逃得七七八八,偶爾受傷倒地未死的鮮卑軍,還在掙扎之中,就被百姓們沖出門來,拿著菜刀棍棒亂砍亂打,瞬間便化為一灘肉泥。

    此時的涿縣百姓也變得兇殘起來,欺凌和壓抑激發出他們的兇性,仗著人多勢眾,見了落單的鮮卑軍咒罵喊殺,沖上去就是一陣棍棒,根本不必漢軍出手,很快便將各處的街道清除干凈,鮮卑軍的死尸到處都是。

    童攸、張弛、程端玉和顏值四員小將在北門會合的時候,鮮卑軍已經全都逃出城去,黑夜之中不敢貿然追趕,分派士兵重新守住城門,程端玉負責守城,分兵到城中救火及撫百姓。

    后半夜一輪上弦月才從東山遲遲升起,昏暗的月光之下,垣水如同一條輕紗一般若隱若現。

    鮮卑軍正在連夜過河,還在岸邊集結,忽然前方一陣大亂,逃回來許多人馬,禿發壽闐見是古力拉特逃回,不由大吃一驚。

    古力拉特至今也不知道漢軍如何進城,倉皇逃命,見了大軍才松了一口氣,但禿發壽闐問起軍情,卻一無所知,被劈頭蓋臉一頓大罵,只能低著頭默默承受。

    涿縣失守,讓禿發壽闐的計劃大受影響,他已經派胡掖哈爾帶兵去大安山偷襲漢軍大營,他本想三路出兵攻打漢軍,擊退劉封之后借住涿縣地利與劉封對抗。

    只等入冬下雪,兩軍罷兵,拖延到來年開春之后再報仇,與漢軍連番大戰,人馬損失慘重,大將先后戰死,一半精銳被滅,連他引以為豪禿發樹機能也死于前陣,如今軍中人心不穩,甚至有畏戰之心,他急需時間來調整人馬,鼓舞士氣。

    但沒想到劉封屢戰屢勝,如今涿縣被攻破,人馬進退不得,胡掖哈爾還不知情,箭在弦上,卻發布出去,急得他寒夜之中渾身冒汗。

    無奈之中,百瓏口引上前言道“大汗,漢軍得了涿縣,今夜來不及收兵,大營必定空虛,趁此機會再折返殺回,正好殺他個措手不及。”

    禿發壽闐黃眉一皺,沉吟片刻咬牙道“漢人有句話叫做置之死地而后生,如今我們被逼到懸崖邊,已經無路可退,唯有拼死一戰。”

    百瓏口引也道“正所謂哀兵必勝,漢軍勝了一場,必定以為我們退兵了,卻反殺回去,就算殺不了多少漢軍,能燒了他的營寨也能鼓舞士氣,毀壞漢軍輜重糧草,他們正缺糧,也算一場大勝。”

    禿發壽闐別無選擇,思慮再三,分出兩萬人馬沖營,叫百瓏口引領一萬軍守住河岸等候接應,以防漢軍繞道后方截斷歸路。

    “古力拉特,帶領你的人馬,和我重新殺回去。”

    禿發壽闐瞪著一旁垂頭喪氣的古力拉特,知道現在不是問責的時候,換了口氣說道“胡掖哈爾已經去了大安山,只要他在西營得手,我們兩路出兵,也殺漢軍一個回馬槍,為死去的兄弟們報仇!”

    古力拉特正憋著一肚火,又擔心禿發壽闐治罪,聽到這句話終于放下心來,躬身道“大汗放心,這一次回去,我一定要提一百個漢軍腦袋回來。”

    剛才出逃涿縣的時候,他看到好幾名漢軍大將在城中,心想城外的大營中便沒有什么厲害的大將,一會趁亂沖殺,一百人頭對他來說不在話下。

    “好,這一次我們要讓劉封付出代價!”

    禿發壽闐陰沉著臉咬牙低吼。

    看看天色,時辰也差不多了,馬上傳令將兵馬分作五部,古力拉特在前,自己在后,緩緩往漢軍大營靠近,只要見到城外營中起火,便合力沖殺,雖然不能徹底擊敗漢軍,但他急需一場勝仗來穩定軍心,如果連續再敗,人心渙散,以后再無一戰之力。

    此時四更過半,涿縣的廝殺早已結束,籠罩在暗淡的月色之下一片寂靜,夜風呼嘯而過,鮮卑軍偃旗息鼓悄然行經在廣闊的平原之上。

    遠遠便看到城上四周有火把不斷游走,漢軍已經開始巡邏,城西的大營也有火光亮起,但火光稀疏,昏暗的夜色之下,那些火把成了最明顯的目標,指引著鮮卑軍行進的方向。

    他們走走停停,前方斥候不斷探路,到了三里之外停下來,未過多久,忽然營外亮起一道耀眼的火光,很快火勢便蔓延開來,如同一道火墻,將整座大營照亮。

    在后方觀戰的禿發壽闐一直死死盯著西面黑暗的夜空,看到這一道火光,仿佛被火燙了一下渾身一震,趕忙大叫道“鳴號,鳴號,進攻!”

    嗚嗚嗚綿長低沉的號角聲在空曠的夜空響起,霎時間整片大地上馬蹄聲震,漫天的喊殺聲如同浪潮一般傳來,一隊隊騎兵直撲向漢軍大營。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广东麻将节节高是什么 广西11选5人工计划 pk10手机免费计划软件 急速赛车app 辽宁35选7好运4 北京11选5走势一牛 十大正规网络彩票app 易配资 四川快乐12选号心得 天猫五分彩合法吗 吉林快3开奖结果走势图 安徽25选5开奖官网 股票配资o配资658 天天三分彩历史开奖结果筛选 七星彩直播现场电视台 云南快乐十分选号口诀 博彩开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