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思路客 > 凡人修仙傳仙界篇 > 第八百七十五章 閉竅之術

第八百七十五章 閉竅之術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bmlfpoa.cn/最快更新!無廣告!

    “刀疤死得太過巧合了……不過,由此也可以看出來,當日放蝕心蟲進我房間的,的確是此人無疑了,只是他應該也不過是個馬前卒,是受背后之人指使的罷了。”韓立沉吟著說道。

    “不管是誰指使的他,能弄到蝕心蟲,此人的能耐都絕對不容小覷。看來厲道友,你是招惹到了什么大麻煩了……”毒龍眉頭緊皺,開口說道。

    “怎么,毒龍道友是怕被厲某的麻煩牽扯,那先前說好的交易就此作廢也無不可。”韓立笑了笑,說道。

    毒龍所說的,他何嘗沒有想到。

    只是在這青羊城內,要說結怨的話,也就只有晨陽和刀疤,可前者若要弄死韓立,先前就根本不需要將他投入這玄斗場內,而刀疤現在死無對證,此事也就沒辦法繼續探查下去了。

    “哈哈!厲道友這說的哪里話。麻煩自然也是怕的,只是和道友的交易卻不能廢止。走吧,剛好將答應給你的獸核兌現一部分,省得你再反悔。”毒龍在自己的房門前停下,哈哈一笑,說道。

    “如此也好,我也可將我修煉功法的開竅之法傳授給你,之后再以神識之力幫你解決那個隱患。只是后續需要治療多少次,我暫時無法確定,不過只要你兌現所有承諾,我就一定解決你的后顧之憂。”韓立點了點頭,如此說道。

    “一言為定,請!”毒龍點點頭,打開自己的房門,說道。

    約莫半個時辰之后,韓立返回自己房間,從衣袖內取出毒龍給他的十枚塔羅獸核,捻起一顆送入口中,咽下之后,便開始閉目修煉起《羽化飛升功》來。

    ……

    時間一晃,過去六年有余。

    韓立陸陸續續參加了許多場玄斗,在一次次生死邊緣的搏殺中,實力也在逐步提升。

    比賽中贏得的玄點,大多數都被韓立換成了獸核,加之毒龍斷斷續續交給他的,數量實在不算少,都被他在修煉中一枚一枚的消耗掉了。

    不過隨著不斷修煉,韓立也發現自己的玄竅的開辟速度,逐漸減緩了下來。

    他心里清楚,這是因為越往后修煉,玄竅的開辟就需要越多的星辰之力,而一枚塔羅獸核中蘊含的星辰之力有限,只有服用更多的獸核,才能有足夠的力量支持一處玄竅的開辟。

    不過饒是如此,韓立如今也已經開辟出了四十九處玄竅,相比其他任何人,這也都是一件聳人聽聞的古怪事。

    對于此事,他心中憂慮頗深。

    畢竟他的玄竅數量增長速度實在太過匪夷所思,一旦被有心人惦記上,逼問他修煉神速的方法,那便肯定是一場難以避免的禍事。

    好巧不巧的是,兩年前的一天,他參加完一場玄斗之后,滿身疲憊地回了自己的房間時,就發現放置房內的天星貝已經被毀壞了。

    然而當他進屋察看之時,卻發現房內陳設幾乎沒有變動,非但任何東西都沒少,反而在房內一處角落中,發現了一塊不知名鱗獸的腿骨。

    那腿骨之上,被人以利器刻畫出許多拇指大小的文字,不過寥寥千言,卻令韓立看過之后,驚喜不已。

    因為那些文字記錄的不是他物,而正是一篇教他如何利用星辰之力封閉玄竅的秘術。

    這秘術并沒有篆刻名稱,上面的刻痕也很新,只是字跡有些潦草,看起來似乎刻畫之人刻畫之時頗為著急。

    腿骨文字末端,另外附有四字:看完即毀。

    韓立看過之后,沒有猶豫,當即將那腿骨揉碎,捻成了齏粉。

    骨骼文字之上雖然沒有記錄贈送之人,但韓立腦海中卻根本不做他想,能夠急他所急,在關鍵時刻送來此物的,就只能是蟹道人了。

    至于蟹道人為何會發覺他有此需求,以及蟹道人又是如何將此物送來的,他暫時沒有答案,只能等日后見到蟹道人時,再去求證了。

    而后,韓立嘗試修習了一番秘術,很快就掌握住了其中的關竅,自那以后他的幾處玄竅就都被他一一封閉了起來,他所顯露出來的竅穴也始終維持在了四十三處的樣子。

    直到兩年后的今天,所有人都還以為他的玄竅數量,只有四十三處而已。

    ……

    此刻,第九區的一座玄斗場中,正進行著一場人族與玄階鱗獸的戰斗,看臺上的觀眾群情激揚,呼喊之聲震天作響。

    “幻影,幻影,幻影……”

    一聲聲整齊的高喊聲浪,一波強過一波,在玄斗場中回蕩不已。

    玄斗場中央,一頭體型巨大的烏鱗象渾身上下遍布血痕,四足狂奔著撞向了一個手持白色骨槍的青年男子。

    那人身形頗高,容貌普通,一雙眼眸深邃無比,不是韓立卻還能是誰?

    韓立手中所持骨槍形狀頗為特殊,槍頭與槍身幾乎同等長度,表面瑩光閃閃,好似有星辰光澤籠罩其上,看起來似乎是某種鱗獸的棘刺尖骨。

    那頭烏鱗象看似氣勢洶洶,實則腳下步伐都顯得有些凌亂,橫沖而來的時候,一對白骨長牙如兩道泛著寒光的長矛,直刺向韓立。

    韓立單手持槍,身上雖然也有血痕,但看起來神色卻顯得頗為輕松。

    眼見烏鱗象沖至身前,他膝蓋微微彎曲,雙腿上的玄竅驟然一亮,整個人驟然拔高躍起,速度竟是快到了極點。

    只見其身影一個模糊,驟然間出現在了烏鱗象的面前。

    那烏鱗象似乎也被韓立這一舉動嚇了一跳,沒有貿然撞擊過去,而是猛地一甩象鼻,朝著韓立橫抽了過來。

    其速度之快令人眼花,看臺觀眾大多都只能看到半空中劃出的一串殘影。

    若只是速度快還不算什么,可此獸象鼻之上生滿青黑鱗甲,堅韌之程度猶勝身軀,橫抽過來的力道更是猶勝如今韓立的傾力一拳,若是被其砸中,后果不堪設想。

    然而,就在其象鼻將要接觸到韓立的瞬間,后者腿上的玄竅再度亮起,身形以一種詭異的姿態一縮,繼而猛地一蹬橫甩而來的象鼻,身形便被猛地抽飛了出去。

    可就在韓立飛出去的瞬間,他雙手緊握著的白色骨槍,就已經捅入了烏鱗象的側臉。

    “哧……”

    一陣血肉破裂的聲音傳來。

    韓立手中的白骨長槍,接著那股強大力道,如同一把鋒利無比的鐮刀,從烏鱗象的側臉一直向后劃去,直接將烏鱗象的腹部劃開一個巨大的口子。

    大量殷紅鮮血如同泉涌一般潑灑而下,將小半個玄斗場都染成了紅色。

    烏鱗象巨大的身軀前沖兩步之后,再也無法支撐,“砰”的一聲,轟然倒地。

    韓立隨機緊追而來,當空高高躍起,手中長槍抓舉而起,手臂之上肌肉墳起,全身上下四十三處玄竅盡數亮起,如投擲標槍一般,將長槍投擲了出去。

    “嗖”

    一道尖銳的破空之聲短暫響起,又戛然而止。

    白色骨槍直接貫穿了烏鱗象的頭顱,深深地刺入了玄斗場的石板內,而韓立身形也緊跟著墜落而下,重重踩踏在了烏鱗象的脊背之上。

    “幻影,幻影,幻影……”

    ……

    勝負已分,生死已見。

    玄斗場中的氣氛終于被點爆,陣陣狂呼之聲此起彼伏,經久不息。

    看臺上方山壁之中,一座隱蔽的貴賓室內,一名面容兇惡,身材魁梧的黑袍男子,雙手負后靜靜地觀看著場中的景象。

    其生有黑色鱗片的一半臉頰沒有絲毫表情,反倒是另一半卻好似被火焰灼燒過的臉頰微微皺了起來,眼中閃過了一絲笑意。

    此人不是別人,正是青羊城的城主杜青陽。

    “看來你修煉的功法專注于速度提升,身法變幻似乎還猶有余力,果然有趣。不過看起來,似乎也差不多了。”杜青陽目光落在韓立身上,喃喃說道。

    說完這句話后,他便出了這間貴賓室,直接返回了自己的洞府。

    約莫半個時辰之后,身著一襲白色骨甲的虎賁,就步履匆匆地穿過城中甬道,來到了城主洞府的一座議事大殿外。

    不等他開口通報,厚重的議事殿大門就自行朝內打了開來,從里面飄出來兩個字:

    “進來”

    虎賁不敢遲疑,連忙走了進去,卻看見大殿之內的長桌兩旁已經落坐了四人。

    其中左側一名光頭大漢和一名干瘦老者與他一樣,分別是第三和第四狩獵隊的隊長,而右側一名方臉青年和一個束發男子,則都是守城隊的隊長。

    而正對著大門的主位上,則正坐著杜青陽。

    “參見城主大人。”虎賁立即恭敬施禮道。

    杜青陽手中正把玩著一個模樣古怪,生有三頭六臂的黑色石像,只是隨意的點了點頭,示意他趕緊坐下。

    “今日叫你們過來,是想告訴你們,伽羅血陣已經可以開始著手布置了。”杜青陽停下手上的動作,略微坐直了身軀,宣布道。

    虎賁等人聞言,卻是神色紛紛起了變化,幾乎所有人的眼中都閃過一抹驚喜之色,連忙恭敬抱拳道:“屬下遵命。”

    “時日臨近,具體細則上還有些要交代的,你們仔細挺好,不得有半點疏漏……”杜青陽緩緩開口說道。

    所有人聞言,面上紛紛現出鄭重之色。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广东麻将节节高是什么 幸运赛车开奖结果查询 广西快3开奖预测号码 极速赛车正规微信群 好的微信股票群 甘肃快3跨度表 一定牛吉林十一选五 加拿大快乐8开奖数据 兼职网上赚钱 湖南幸运赛车彩票网 东北麻将免费版下载安装 福彩25选7分布图 股票分析师招聘 中国一重股票股吧 神来棋牌平台苹果版下载 美人鱼彩票好运快3 26选5好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