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思路客 > 冥夫,深夜來 > 第358章 隕落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bmlfpoa.cn/最快更新!無廣告!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御司命呢?我要見他!”我感覺到自己渾身都有點發冷,死死地捏著自己的手說道。

    “這里已經沒有他的容身之地了。”他靜靜的說道。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跟我說好不好?你也不希望陰胎出現問題,對嗎?你之前那么幫助陰胎,現在肯定不希望他出事,你告訴我……”

    他就用那雙純澈的眼睛靜靜的看著我,跟我的寶寶的眼睛實在是太像了,就好像是一個模子里面刻出來的一樣。

    這個時候我忽然想起來了一件事情,剛剛我在背后的時候,就覺得他是御司命,之前我還沒有這種感覺,這次過來的時候就感覺到了,如果不是看到他的臉,我還以為他是御司命來著,這短短的時間里怎么會有這種奇怪的感覺?

    “現在你可以把我當成他,他能做到的事情,我也能做到,他做不到的事情,我也能夠做到。”他輕笑了一聲:“我跟他沒有什么區別。”

    不知道為什么聽到他這么說,我有種莫名的恐懼,我搖了搖頭,他才不是御司命。

    “我要見他。”我說。

    “你見不到他的。”

    “你不是說他在陰間嗎?他在哪兒?我自己去找他。”我深吸了一口氣,說道。

    他沒有回答我,我就直直的朝著里面闖過去,可是他卻直接伸手攔住了我,他的眼神兒中帶著一絲絲冷厲:“誰告訴你,你可以進去的?”

    我停下腳步,我忘記了,現在他是鬼王,規則也是由他定。

    現在我感覺我的身子都是僵硬的,我看著他,終于還是妥協了:“你說你可以替代他,那你可以把陰胎接過來,讓他以后都好好的生活,可以嗎?御司命他,對我的寶寶很好,寧可丟掉自己鬼王的位置,也要護著我的寶寶,你可以做到跟他一樣嗎?”

    現在已經沒有那么多的選擇了,我也相信就算鬼王已經換人了,但是我的寶寶憑借著陰胎的身份,也不會被人欺負到哪兒去。

    “他是陰間的,自然可以過來,只是……”他頓住,后面的話沒有說出來,只是這么盯著我看著。

    “只是什么?”

    “但是你要付出一點代價。”

    “你想要什么?”我說。

    “我想要你的……”他伸手指了指我胸口的位置:“心。”

    聽到他這么說,我愣了一下,隨后就笑了。

    我笑的一臉無奈,“我何德何能,怎么配讓您鬼王要我的心呢?”

    “這么說你做不到了?”

    我搖搖頭:“我都已經到了這種地步了,我已經無所謂了,但是……我還有事情去做,如果有機會的話,我會來陰間給你的。”

    原本以為他聽到這句話會很開心,可是沒有想到他忽然發怒了,那純澈的眼睛里面,也忽然間翻江倒海:“我要的不是讓你死,而是讓你心甘情愿的服從我,喜歡上我。”

    “感情這個東西強求不得,但是我會努力的。”我說。

    下巴忽然就被捏住,周圍的陰差頓時就將視線挪開,誰也不敢看這里:“不要挑戰我的耐心。”

    我抬眼看他:“那我也要看到你的誠意,你現在什么都沒有做呢,我實在找不到理由去喜歡上你,你知道御司命嗎?他為我做了很多,也為陰胎做了很多事情,我也只是喜歡了他一段時間,我的喜歡很慢……慢到我自己都不敢相信,我不想騙你,如果……你只是想要聽口頭說的話,那我現在就可以告訴你,我喜歡你。”

    就這樣看了我一會兒,他忽然就松開了我的下巴:“好,我將陰胎接回來,你把心給我。”

    我點點頭。

    ……

    從陰間回來之后,天已經黑了,我看著周圍的景象,藥師基地還是那樣,一點都沒有變。

    但是我知道,只是這里沒變,藥師基地之外,已經天翻地覆了,這里只是最后的安靜的地方了。

    或者,也可以說這里是最絕望的地方了。

    不過,那些藥師卻依舊沒有人離開,他們已經堅守在自己的崗位上。

    這兩天,我也很安靜,什么都沒有再說了,也不讓外面的消息再次傳進來,就把藥師基地封閉了,就這樣一直安靜的陪著我的寶寶。

    但是過于安靜也引起了我的寶寶的懷疑,他每天都纏著我,都要問我為什么這么安靜,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瞞著他?

    每次我都是只是摸摸他的頭,到了第三天的時候,我看著我的寶寶,說:“霆晝,媽媽要去做一件事,你先去陰間待一段時間好不好?”

    聽到我這么說,他的眼睛頓時就帶了絲絲戾氣:“媽媽你是要去解決那些人的事情嗎?”

    “對啊,媽媽想要以后跟你安安靜靜的生活在一起,所以現在必須解決,不然以后會有很多煩惱,解決完這件事兒,媽媽就把你接回來。”我說。。

    “不要,我要陪在媽媽身邊,誰也不允許欺負我的媽媽!”

    “沒有人敢欺負媽媽的,你忘了,媽媽還有自己的空間,怎么會讓人欺負了去呢?媽媽真的是去解決這件事兒的,你去陰間,剛好替媽媽找找爸爸,等媽媽解決完了這件事兒,咱們一家三口就永遠在一起好不好?”我微笑著,看著自己的寶寶,說著溫柔的謊言。

    我心里有些發顫,但是我卻不能讓我的寶寶看出來。

    聽到我這么說,他那雙純澈的眼睛,就一直盯著我,就這么看了我好一會兒,才小心翼翼的問道:“媽媽,你說的,是真的嗎?媽媽你想讓爸爸回來了嗎?”

    我點點頭:“對啊,所以霆晝,你這次聽媽媽的話好不好,等媽媽辦完了事兒,就去接你們……”

    “那大概多久?”他問。

    我嘆了一口氣,他還真的是警惕心很強啊,我都這么說了,他還要再追問一句,生怕我回不來似的。

    我想了想,就說:“媽媽盡量很快,把那些小孩子找回來就差不多了。”

    我在這里勸說了好一會兒,我的寶寶才十分不情愿的答應我去陰間。

    我將那代表著陰間的項鏈兒放到了小盒子里面,交到了我的寶寶手里:“這個東西,你要親手交給你爸爸,誰要也不能給,知道嗎?這個是你爸爸給媽媽的定情信物,你爸爸看到這個東西,肯定知道媽媽的心意的,千萬不能落到別人手中了,就算……那無間地獄的人跟你要,你也不能給,知道嗎?”

    他點了點頭,將盒子收了起來。

    我松了一口氣,現在只要等著現在的鬼王來接他去陰間就行了。

    約定的時間到了,現在的鬼王如約接走了陰胎。

    等到他們去往陰間的時候,我整個人忽然就失去了力氣,一下子就坐在了床上。

    現在我的心口憋的難受,但是這件事兒是我自己決定的,我也無法告訴別人。

    那項鏈兒,是我給御司命的,我想讓他重新將陰間奪回來,他看到之后應該會明白的。

    至于這里……

    我從晚上坐到白天,一直到陽光照進來的那一瞬間,我忽然就松了一口氣。

    這個時候,一個年老的藥師急匆匆的走了過來:“江藥師,現在你有沒有什么打算?藥師基地周圍的小孩子,差不多都已經被偷走了,而且藥師基地已經惡名昭彰,就連曾經那些向著藥師基地的人,也因為這段時間藥師基地沒有表態,有了仇視的趨勢。”

    我笑了笑:“現在,把藥師基地的結界散了吧。”

    聽到我這么說,年老的藥師身子猛然一顫:“江藥師,你說什么?我是不是沒有聽清?你再說一遍?”

    “我說,你們去把藥師基地的結界散掉吧,藥師基地是時候,出現在大眾面前了。”

    這個時候,那年老的藥師已經滿臉震驚的看著我了,他像是一尊雕塑一樣,在那里看著我,過了好長時間,才吸了一口冷氣:“江藥師,你瘋了?你知道去掉結界會給藥師基地帶來什么樣的后果么?藥師基地會毀掉的啊!”

    “我當然知道,你不是也說了,藥師基地因為長時間沒有表態,已經引起眾人不滿了,現在就給他們一個交代,讓藥師基地面世,讓藥師基地消失,不是最好的交代么?”

    “瘋了瘋了,不可以,不可以啊!江藥師!我這把老骨頭雖然半截身子入土了,無所謂了,可是這老祖宗留下來的藥師基地,可不能毀了啊!結界不能去掉!”他極力阻止,急的白胡子都在顫抖。

    “這個藥師基地,不是已經換過一次了么?早就已經不是以前的藥師基地了,如果說已經毀了的話,那應該是早就毀了,你現在這么激動干什么?”我笑著說。。

    “都什么時候了,江藥師你還笑得出來?不,不行,這結界不能去掉,其他藥師也不會同意的,我們這一輩子都撲在藥師基地上面了,不能就讓藥師基地就沒了,這都是我們的心血!就算跟江藥師為敵,我們也不會去掉結界!”年老的藥師漲紅了臉,甚至都激動的咳嗽了起來。

    肚子忽然就咕嚕嚕的叫了起來,“這里是我說了算,這件事就按照我說的去做吧。”

    “不可能,這件事是絕對不可能的!這個結界是我們合力建造起來的,如果沒有我們合力取消,這個結界是沒有辦法散掉的!你也休想讓藥師基地毀了!哼!”這年老的藥師,甩了袖子,直接跟我翻臉了。

    但是我卻無所謂的聳了聳肩。

    我伸了一個懶腰,去外面看了一圈兒藥師基地,這里已經成型了,如果就真的這么毀了,我還真的是有些舍不得。

    我看了一圈兒之后,就直接睡了一覺,這一覺,直接睡到了晚上,一覺醒來,有種恍若隔世的感覺。

    三天后。

    藥師基地的結界散開,藥師基地也是第一次出現在眾人面前,當這個龐大的藥師基地忽然出現的時候,一開始是引起了不小的騷動。

    誰也想要來看看到底是什么東西,為什么會忽然出現,那些人看到我們就是一些普通人的模樣,由剛開始的小心翼翼和好奇,頓時就變得兇神惡煞起來,他們開始讓我們死去。

    之前在藥師基地是一直聽說他們罵的很兇,這次自己親眼見到的時候,卻要比想象中的更加兇殘。

    就在藥師基地出現的時候,我也發現了之前那會忍術的外國男人,也出現在人群里。

    我看到那個外國男人的眼神兒帶著諷刺,還有幸災樂禍,更多的是復仇之后的痛快。

    估摸著他也知道,藥師基地一旦面世,就代表著毀滅。

    “我剛剛聽說了,只要這里面的人死了,那些孩子就會回來!”就在這個時候,一道聲音忽然從人群中穿了出來。

    那些人的情緒被調動起來,所有人都口中都在喊著去死。

    在藥師基地里看著這么多人巴不得把我們大卸八塊的樣子,我心里一陣寒心。

    不過藥師基地還關著門,他們也不能闖進來。

    我就在藥師基地里面等著,終于等到了那個外國男人。

    看到那個外國男人趾高氣昂的出現在藥師基地,甚至還打量著藥師基地,就好像在看自己的東西一樣。

    我就一直在院子里面的椅子上坐著,看著他。

    “現在外面的那些人的喊聲你也聽到了吧,我覺得你們這里完全沒有存在的必要了,如果當初你沒有惹我,我也不會做出這樣的事情,現在都是你們自找的,不過我們也說話算話,如果你們這里死一個人,孩子就會回來一個,如果你們這里直接全部死了,那么所有消失的孩子都會還回來,一個不少。”他說。

    我喝了一口熱茶,讓茶葉的香氣在自己的口中蔓延開來。

    “你說的事情我也有考慮,我覺得很不錯。”

    聽到我這么說,那個外國男人的眼睛里面頓時就閃過了一道光:“那你還不趕緊去死?”

    “要我們藥師基地毀滅也行,但是我要在活著的時候看著孩子回來,也要看著你們立下誓言,畢竟,一個能做出來偷小孩兒的人,我不相信他說的話。”我說。

    “我發誓。”他笑瞇瞇的舉起了手,道。

    “不,我要你跟惡魔立下血契,你們把孩子還回來,并且以后都不會找他們的麻煩,只要你們敢過來我們這里一步,那么你們都會死掉,不來的話,你們什么影響都沒有。”我說。

    聽到我這么說,那外國男人眼神閃爍了一下:“我已經發誓了,自然不會騙你。”

    “我只認黑子白紙。”我說著,就直接起身,“你跟著我來吧,立下血契之后,我們就會立刻把這里燒掉,會讓你們看著我們去死。”

    那外國男人聽我說的這么狠毒,也怔住,就在我覺得他不會跟我立下血契的時候,他卻緩緩的跟著我過來了。

    來到了一個比較暗的屋子里面,我找來了惡魔。

    那惡魔一出來,很顯然那外國男人瑟縮了一下,也是很害怕惡魔,但是看著我不怕的樣子,也挺直了腰板兒。

    我估摸著他也是聽說過惡魔的,不然也不會這么輕易就過來了。

    “就按照我剛才說的去寫,只要孩子回來,這里會立刻燒掉,我們就在里面不出去,你們可以一直看著,這里燒掉之后,你們也立刻離開,以后再也不得踏入我們國土半步!”我說。

    那男人卻猶豫了。

    我心知他可能會舍不得我們這里的資源,畢竟丹藥目前可是只有藥師基地能煉制的出來,還有一些風水寶地,他估計都舍不得。

    “看來你還是有別的想法啊,如果是這樣的話,那么我們這里的結界會再次建立起來,外面的人怎么樣跟我們無關,反正我們也不會受到什么影響。”我說。

    “你們真的想好去死了?不會騙我吧?你們怎么可能那么輕易的去死?擁有這么好的資源,你們舍得嗎?”他問。

    我笑了笑:“藥師基地從來都不是一個沒有感情的地方,其他的我也不用多說了,如果你信的話你就相信了,不相信我說多了也沒什么用。”

    “那么,結界我們來下,不然的話,我不相信你們真的會自己燒掉自己。”外國男人咬牙說道。

    “可以。”我點了點頭。

    看到我答應的這么爽快,那外國男人也下了決心,就直接簽訂了血契。

    代表著血契的黑色記號出現在我們身上,惡魔也緩緩消失了。

    那外國男人看著自己的手腕愣了一會兒,才抬頭盯著我看,忽然冷笑:“你夠狠心,既然這樣,那孩子兩天之內都會回來,這兩天之內你們都不準離開這里,你們這里有多少人我們也很清楚,這兩天內,我們也會做好結界,你們給自己準備最后的晚餐吧。”

    等到外國男人離開之后,這個消息也散了出去。

    之前那些謾罵的人,也才緩緩離開,我跟藥師基地里的人,也真的在里面等了兩天。

    這兩天內,愁云布滿了每一個人的臉,但是沒有人去說話,我把我所有認識的人都叫了過來,他們也都聚集在了藥師基地。

    每個人都很默契的沒有抱怨,就好像已經接受了這個事實一樣。

    兩天后,孩子果然都還了回來,那外國男人說的結界也建立了起來,就好像有一張大網一樣,將這里的東西全部給封閉了,連一直蒼蠅都飛不進來。

    不過他們也算是有良心,甚至還往里面給我們送了食物,讓我們吃好。

    時間一點點的逼近,終于藥師基地燃起了大火。

    大火燒起來的這一天,外面圍了很多人,那些謾罵的聲音終于不見了,所有人都靜靜的看著我們這里,他們的孩子回來了,原本仇視我們的目光,也變得有些不忍心。

    但是他們也不會說什么了。

    在漫天火光之中,我看到了那外國男人還有他們的同伙,在暗中看著藥師基地。

    很快藥師基地便完全被大火淹沒,已經看不到外面的景象了。

    ……

    后來,聽說藥師基地火光沖天,一夜之間,世界傳奇的藥師基地毀于一旦,里面的人所有人都死了,那些藥師基地創造的神奇,也都跟著消失不見了。

    也聽說,有人將藥師基地里面的人的骨灰撿了起來,給扔到了海里,就當做從來沒存在過。

    那些外國男人,也退出了這里,他們這百年之間,估摸著也不會再過來了。

    世界終于恢復了平靜,那些陰陽怪談,還有神秘到不可思議的事情,也只是成為了傳說,或許以后都只能是一個傳說了,或許都沒有人知道是不是真正有過這么一個藥師基地。

    ……

    青玄印空間里。

    我坐在一片茶葉地中央,聞著那沁人心脾的茶香,覺得整個人前所未有的放松。

    “江藥師啊,這里真不錯,我從來都沒見過這么好的地方,這個地方你怎么不早告訴我們呢,在這里呆著都能多活好幾十年呢,我感覺我整個人都精力充沛了呢!要是知道有這么一個地方,我們怎么會那么反抗您呢?”一道樂呵呵的聲音從我的背后傳過來。

    我扭頭一看就看到當初那個極力反駁我的藥師,正滿臉紅光的看著周圍的一切,他臉上的笑容讓他臉上的皺紋深如溝壑,嘴巴都快裂到耳后根了,可見他現在多么開心。

    我從地上站了起來,拍了拍自己屁股上的土。

    “你們也沒有問我啊,我又沒說過要讓你們去送死,只是把那個藥師基地燒了而已,你現在怎么還怪上我了呢?要是你不喜歡的話,你現在可以出去了。”我說。

    “啊?不不不,我不是這個意思。”年長的藥師急忙擺手:“我只是在稱贊江藥師的機智和能力,沒有別的意思,江藥師不要誤會了!我巴不得在這里待一輩子呢,我準備把我的后半生都奉獻在這里,我要把我的家人都帶上,一直效忠于江藥師!”

    “這倒不必,你什么時候能把外面那些美味佳肴給搬進來,你的任務也就算完成了。”我說。

    在青玄印空間里待了一段時間,我感覺我的嘴巴都快要淡出鳥兒來了,這里什么都好,唯一不好的就是沒有那些廚藝高超的廚師,吃不到那些美味了。

    雖然我們是來到了這里,但是以后的路還長著呢。

    我的寶寶,還有御司命,還有跟爺爺之間的關系,都要去慢慢處理……

    喜歡冥夫,深夜來請大家收藏:()冥夫,深夜來更新速度最快。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广东麻将节节高是什么 波克棋牌下载安装 湖南红中麻将打法 天津时时彩走势图-五星综合走势图 大连华富股票期货 股票配资 四肖八码期期准香港精选资料 茶苑温州麻将 广东十一选五在线推荐 股票怎么玩短线 天才麻将少女 福彩好运快三怎么样 老11选5*? 美女感受急速赛车漂移 河南快赢481规则 东北麻将二八是什么意思 2013年排列三预测彩宝贝 股票dr是什么意思